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音乐 > 正文

《雨先生》

时间:2019-12-01 01:09来源:音乐
   清早,无可奈何地被闹钟从梦中吵醒起来面对枯燥无趣的工作,但仍意气风发地舒展慵懒的肢体,扑朔迷离着睡眼迅速地洗漱,然后飘飘然出了宿舍的门时,倏地感受到外面清冽的

    清早,无可奈何地被闹钟从梦中吵醒起来面对枯燥无趣的工作,但仍意气风发地舒展慵懒的肢体,扑朔迷离着睡眼迅速地洗漱,然后飘飘然出了宿舍的门时,倏地感受到外面清冽的空气就迎面而来,我悸动地抖动了下身体,然后看见门口台阶下面积水空明,察觉到原来昨夜雨先生来过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过宿舍楼对面的玻璃窗折射映入我的眼帘,用手像遮阳伞般沿着眉头斜向下碍住耀眼的光束,才勉强地睁开眼睛,看清楚雨后焕然一新的世界。阳光总在风雨后,而且还是这般强烈刺眼的阳光,所以如果我们不能一切毁灭的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生活的勇气和希望,因为没有人可以决定今后你的世界会出现怎样的奇迹!

  我们自调入B03部门,就被紧张压抑的工作氛围所笼罩,这里每天都有着个人的排位,对于我们这些新进的菜鸟而说,完成三百件良品似乎变成了意象中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我们白天都在众人的掩护下混水摸鱼,不是在厌倦懈怠地修料,便是无聊的上眼皮与下眼皮打架,就这样煎熬了过了许久,直到下班。

  所以原本的七点下班,也被无常地拖延到七点二十分,这时红布马甲的斜眼线长,后来得知他叫郑辉,生气的活像是愤怒的红牛走了过来,然后喝的丢下一句,所有人集合,我们被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看到他气急败坏,面露狰狞的神情,我竟丝毫没有感受到应有惭愧不安,而是觉得自己像是小人得志般感到一丝惬喜,原因是我觉得他实在无法被他声情并茂地说辞所吓唬住,也许他的话语有几分威力,可以震慑住我们这些人眼中稚嫩的菜鸟,而后看到他那奇怪滑稽的面孔,心生的一丝惧意便彻底烟消云散,而后可怜巴巴地眼望着他,一个人在哪里干巴巴的说了好久,给我们说教了许多关于修料的注意事项,还嘱托我们工作的时候麻烦带着脑子和眼睛,等等许多所谓优秀员工的行为规范准则,但因为始终得不到回应便也无奈尴尬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最后怒声说道,明天如果你们谁达不到排位,就义务加班到八点,不知道人们是出于可怜这唱独角戏的线长,还是被他最后的狠话真的恐吓住,人们收起了以往放纵的姿态,变得稍微一本正经,最后终于发自肺腑的深呼出一口气感叹,终于下班了。我和赵茂胜像是刚经历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战役,骄傲地走出B03的厂房,对了,忘了介绍茂盛,他是个形神消瘦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小伙,似乎与他十八岁的年龄并不是十分相称,加之他偏食的习惯更加难以理解这高拔的身长,只好归咎于许生物学基因的强大。今天的白昼消逝得似乎比之前都让人感到稍早,七点少许,遮天蔽日的夜幕便拉掩起来,或许是雨先生即将要来的缘故,也或许不至于此。晚夏来至,随着季节的轮回,白昼的日子变得渐渐短暂,迎来的是漆黑漫长的夜晚,雨先生似乎也变得更加神秘地不见踪影。

  我时常凝望一个东西出神许久,呆滞的眼神像是空间停止了呼吸,还记得那天下午我伫立在你身旁,你问我想什么呢?我只不过还在停留在你上一个问题的思考中,在脑海中天马行空地构建着你所说的画面,形形色色的事物,让我一度沉迷其中。

  下班的途中,我与茂盛在美食城前分道扬镳,而后我独自路过欢腾的音乐广场,此时的天空乌云姑娘开始梳妆打扮纠集姑娘们呀,像是要在这个漆黑的夜晚,在人们静谧的熟睡之后,欢快愉悦地出来狂欢聚会。路过上班下班的行人匆匆从身边走过,每个人的心里都似乎在默默告诫自己,快点走吧,雨先生马上就要来了。我听见,也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回到宿舍,冲洗了个温水澡,便慵懒地躺卧在床上,拿出手机继续码字。

  前些日子,我告诉你说,我喜欢听各种各样的故事,你便和推荐了大冰的书,后来得知他竟是你最喜欢的作家,他的每一本书你都仔细地读过,你喜欢他的故事,更喜欢他在这个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社会给你带来的温暖的感动。昨天晚上决定每天在和你说晚安后,自己挤出晚上一个小时和早上半个小时的时间来静心品读大冰的书《乖,摸摸头》,好奇地想要知道大冰是一个怎样的人,让你这般倾心地喜爱着他。昨天和今天早上只是翻阅了几十页,知道大冰是一位主持人,山东卫视的一哥,喜欢仗剑走天涯的潇洒生活,他追求着人的众生平等,人的侠义心肠,人的正直不阿,就像一个真正的侠士。我会读大冰的书,也许是爱屋及乌,也许我想确切地熟悉和了解你,而我又不惜的你来告诉我,你是怎样的一个人,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去寻求答案的过程。我是个不看重结果的人相比较追寻和体验的过程,那才是我们一起度过真正宝贵难得的回忆。我这个人,做任何事情,总是先要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我现在还不清楚的知道为什么要将这短暂的二十三天的日子写给你,也许后知后觉就会发现我写给你的真正理由,可能是你在一瞬曾经触动了我,可能是因为你即将离开,我想不出以任何方式充实难忘的陪你度过这二十三天的时光,可能是用来慰藉二十二天后与你真正分别的精神寄托,我们曾经有过一份珍贵的回忆,这里面有你,有我,有我们共同熟悉的人和风景。

  夜色渐渐模糊,已经看不到窗外的一切。我回想到白天一出门,最先感受到的是空气中与众不中的清新淡雅的湿润,然后才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接受光姑娘的轻柔抚摸,看到凹陷地面处的积水,我才如恍然大悟般,原来昨天夜里雨先生来过,今天傍晚的时候我似乎感受察觉到雨先生来临的预兆,原来并非所有的事情的开始和结束,都完全暴露在人们的意识,似乎总有一些事情我们不能够看到,可我们却不能忽视它们的存在,因为它们就在站在哪里,站在我们的眼前,你看到了吗。

  雨先生在我们沉睡的睡梦中走过,而当我们清醒了,却又在我们懵懂的现实消逝,这一切让我开始分不清到底现在是身处梦境,还是现实。这一切真的好像一场梦,从遇见你,到认识你,到成为朋友,到成为知己,你就想是我在这个梦中唯一留恋不舍的理由,便成为我深睡不愿醒来的理由。你知道吗?

  我不知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清楚地知道在这个世界有一个人,让我留恋不舍。

编辑:音乐 本文来源:《雨先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