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音乐 > 正文

总有人偷偷爱着你|那年花好月不圆

时间:2019-12-15 02:44来源:音乐
文/杨三儿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团圆之际,乡下的秋菊开得正艳,红的似火,黄的如金,绿的如玉;然而乡下那挂在天空十五的月盘,怎么看都像是被如饥似渴的虫子侵蚀过的月饼,圆

文/杨三儿   

图片 1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团圆之际,乡下的秋菊开得正艳,红的似火,黄的如金,绿的如玉;然而乡下那挂在天空十五的月盘,怎么看都像是被如饥似渴的虫子侵蚀过的月饼,圆得有些缺憾。

一、

秋高气爽,早晚昼夜温差大,正午艳阳高照,这是北方秋天所特有的气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一排排整齐的课桌,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一副副认真听讲的姿态,这些都是陶陆喜欢的样子。她穿着一件淡蓝色与白色拼接的校服,在胸脯的右上角清清楚楚地缝刻着某某高级中学的字样,这是学校统一的着装。从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要穿,可陶陆却从来没有厌烦过这身校服,反而是很感激学校这个要求,也很感激这件着装。梳着马尾辫的她正在全神贯注地听课做笔记。青春特有的清纯和认真在她的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看上去如同玻璃一般得晶莹剔透,如果一不小心触碰就会受伤甚至是破碎。

一阵动听的音乐响起,声音温和而优美,亦如窗外面的秋风,清爽又温柔。陶陆的心颤抖了一下,手中的笔也停止了运动,不愿意到来的时刻,还是如约而至。陶陆打心里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刚刚停下的笔,即刻又奋笔疾书起来,青春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已经被那副因恐惧而紧张的脸出卖了。她多么想告诉自己,时间还是刚才上课的情形,她还是可以在学校,在校园里的。

“同学们,下课了,这是节前最后的一节课,预祝同学们和家人中秋节快乐,回家路上,注意安全。”老师醍醐灌顶的嘱托和形式上的祝福,正式开启了假期的序幕。

“谢谢老师;老师节日快乐;老师再见。”老师话音刚落,教室里面就已经躁动起来,所有的同学,都已经提前把书包准备好,恨不得一步就十万八千里,飞奔到家的架势,七嘴八舌地跟老师打招呼,然后就匆匆得往教室外面奔跑。陶陆身处乱世,只有她最安静,慢慢整理她的书包,若有所思的样子。

二、

陶陆在一所封闭学校读高二,平日里没有假期,即使周末休息,也不可以出校门,所以学校就是她们所有的天地。只有逢年过节,才可以放假回家。

或许,陶陆父母当初把她送到这里读书也是看重了学校这一点。陶陆家里条件并不好,家里姐妹三人,她排行老三。一家一共五口人,却居住在天南海北。爸妈为了生计,远踏他乡,在吉林做生意。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家人才有幸团聚。所以,陶陆就成了寄人篱下的孩子也在所难免。

想起高一那年自己颠沛流离的生活,陶陆一肚子的泪水,只能含在眼里,流在心里。由于放假,学校属于封校期。所以,陶陆也不得不给自己寻觅一个去处。

前几天,陶陆给妈妈打了一个长途电话:“妈妈,学校要放假了,封校,我没地方去了。”“你可以去你大姨家、姥姥家,如果实在不愿意去,你就回你奶奶家,我都跟她们说好了,生活费不也一次性给你了吗?都花完了吗?”。“哦,好的,知道了,没有,还有很多。”陶陆没有说太多话,怕是说得太多,用心隐藏的眼泪,会不听话地流出来。那时候,还不是人手一部手机的时代。整个学校只有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卖部,可以打电话,排队的人多得更是水泄不通。自尊心作祟的陶陆,自然不会说太多关于家庭的事情。“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过年,还有几个月,时间会过很快。”陶陆很开心,是呀,真到了过年,我就可以有家可回了。“好的,妈妈,那我挂断电话了。”“恩恩,在别人家要听话,别讨人嫌哈。”

陶陆跟妈妈通过电话,很多话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最后一句话她毫不费力,就深刻印在了脑子里。或许,这是吃百家饭孩子,懂得最多的道理。

陶陆的学校,位于铁岭市偏僻的郊区,坐公共汽车要经历四五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陶陆想要去的乡下。那天,陶陆跟妈妈通过电话,在姥姥、大姨、奶奶之间做了思考和对比,最终决定去了大姨家。

陶陆,最终选择大姨家也是有原因的。打小,陶陆家非常贫困,父母刚结婚时,家里一贫如洗,奶奶家底薄得如张破旧尘封的报纸,风轻轻一吹就能破,不堪一击。姐妹三人的降临,更是这个薄弱家庭的灾难。好在,有大姨家的扶持,大姨家也是三个孩子,两个女孩,一个男孩,可姨夫是他们家当地的书记,虽然是在乡下,但是在当地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富豪了。那时候,陶陆依稀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衣服都是大姨家姐姐和哥哥们穿剩下的,直到高中,陶陆新买的衣服十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

妈妈经常在她身边叨咕,小时候,如果没有你大姨的帮衬,都不知道你们怎么长大,你们真得要感谢你大姨。年幼种下的种子,在几年后得以发芽了。大姨从小对我这么好,自然要比其他人亲近得多。

四、

秋季的乡下,异常得凉爽,亦如未知的人心。陶陆,今年上高二,离小时候,掐指一算,也有十年之久。这时间的锐变和历史,能改变一个人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内心。总之,很多东西会随着时间日渐变化,从量变到质变。

大姨家还是陶陆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精致的瓦房,红砖的房盖,用石头堆砌的围墙,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在围墙下多了一排秋菊,开得正艳,红的似火,黄的如金,绿的如玉。陶陆环视了一圈,一切都是熟悉的气息,只是在时间的长河里,多多少少有了些许的沧桑。

陶陆进到院子里,大姨一眼就看到了她,没有惊讶,显然是妈妈之前已经打好招呼的。大姨还是一副慈祥的乡下妇女的样子,安稳但并不世故。听妈妈说,大姨高考了三次,都是差一分没有考上大学。后来,做乡镇书记的姥爷愤怒了,一气之下,就给大姨相亲,许配给了现在的王家。

“大姨,我来看你了。”陶陆面带笑容,说着违心的话,要不是学校清校,父母在外务工,也不至于沦落到四海为家,别人家终究是别人家,不是自己的家,有那么一刻,陶陆心里发酸,想要流泪,可是流浪惯了的她,想一想还是平静了下来。

“陆陆,好几年没来了,放几天假。”大姨很平静,也很热情。但是两个人心知杜明,所有的情感流露都是假意。因为心是骗不了人的。

中秋节,家庭团圆的日子,大姨家的哥哥姐姐也都回来了,好热闹。原本以为三天可以在苟且中很快就过去,可是这一年这三天过得如同高考冲刺前的三个月,紧张、漫长。

五、

圆圆的方桌,做了一圈人,哥哥姐姐、姐夫、还有大姨的公公婆婆,姨夫、还有大姨,看了一圈的人,才发现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陶陆的出现实在不合时宜,敏感的陶陆,好想离开餐桌,逃离现场。可是乡下这么大,她能去哪里!陶陆拿着筷子在饭碗里一个粒一个粒地夹着米饭,如数家珍。这米饭来之不易,我要慢慢地品尝。实则,她是不敢抬头,不敢看周围的那些人,其乐融融的样子。

大姨轻轻地夹了一筷子的红烧肉,陆陆吃菜。声音温柔、温暖、温馨。如同雪中送炭,给了陶陆无限的勇气。她想抬起头看看大家,试图融入这个大家庭。

“我拌的这个咸菜,怎么吃得这么快!”姨夫这句没有征兆的话,再次打击了陶陆不堪一击脆弱的心灵。没错,这不就是说给她的吗,这话太难听了。陶陆刚刚想要抬头,此刻又如霜打的茄子,头再也没有抬起来。

“陆陆,多吃菜”大姨一句一句的说着,“陆陆,多吃菜”“陆陆,多吃菜”大姨的公公婆婆各说了几句。陶陆实在不好意思,抬起头轻轻说了句:“好!”但从来没主动夹过一次菜。她不敢,她怕吃得太多,大姨家的人会觉得她没有礼貌。不回应,又怕因为她一个人影响别人一家人的团聚。总之,怎么做都会有一些瑕疵。

六、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乡下的月亮高高挂在天空,因为没有高楼大厦的阻隔,这一轮明月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点空旷和凄凉,甚至有些缺憾,具体哪里有缺憾,陶陆也不知道。

独自在院子里赏月的陶陆,呆呆看着天空,遥想远在他乡的父母,甚是思念,世界这么大,为何她是这般命运。但是又一想,三天的假期已经过去一天了,今天是第二天,在熬一天就好了,想着想着就感觉全身都是力量。

“陆陆,吃葡萄和月饼了。”大姨的声音,陆陆很清晰就能辨别出来,因为在这个家里,除了大姨没有人欢迎她。陆陆硬着头皮、面带笑容走进本不该走进的屋子。一家人坐在炕上吃着月饼和葡萄。陶陆再一次陷入矛盾,可是读过书的她,说什么也不准许她掉头就走,陶陆笑了笑,拿起盘子里一粒葡萄,象征性地吃了一颗。如果真有机会,她也不会再拿起第二颗的。

“这葡萄你大姨最喜欢吃了,剩下的,妈留着我们走了,你们吃吧!”大姨家二姐,在陆陆拿起一粒葡萄以后,反应剧烈,这是还在青春期的陶陆没有想到的。陶陆低头不语,把嘴里的葡萄皮拿出来,轻轻地放到了垃圾盒子里,没有抬头。

在一旁的大姨,或许上了年纪,很世故,拿起一块稻香村的月饼,递给了陆陆,吃月饼,这是你大姐从铁岭买回来的一人一块,快吃!陆陆用手推脱着,大姨我不喜欢吃。刚才吃了一颗葡萄,闯下了滔天大祸。这块稻香村这么贵的月饼更是不能要。大姨依依不饶地给陶陆,陶陆实在推脱不了,刚要用手去接。一只似乎准备了很久的手,飞碟一般的麻利,把月饼抢了过去,“这月饼可贵了,好几块钱一块,你说给谁吃就给谁吃。”陶陆眼睛顺势而过,看着二姐凶巴巴的眼神,陶陆笑了一笑,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眼泪。陶陆哭了,两行热泪再也控制不住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讨厌我,就连我亲生的父母都讨厌我,否则也不会丢下我,去那么遥远的地方。可是有什么办法,妈妈说:“在别人家,可别招人嫌”这是她和妈妈之间的承诺,她当然没有忘记。

大姨瞪了二姐一眼,局面还是没有缓和。陶陆用手抹了抹眼泪,大姨,我真的不喜欢吃。陶陆虽然出生在乡下,但天生丽质的她,一点也看出是从乡下走出的孩子,此刻受了委屈的陶陆有点让人心疼。

七、

三天的时间,在陶陆看来如此的漫长,还好总算要结束了。对,就在明天早上,她就要启程回学校了,陶陆内心里无比得喜悦。

在睡觉之前,大姨一惯乡下人进城的作风,大包小包的收拾东西,这个是你明天带的,陆陆。一开始,她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可是大姨既然有心,那我拿着就是了,总不能辜负人家的心意。“好的,谢谢大姨。”还没等晚上休息,二姐,走进来了,看着炕上放着两个包裹。指着就问:“这是干什么?”“这是你二姨给陆陆上学准备的东西,明天回铁岭,给她准备好。”二姐天生多疑,看了看陶陆,又看看了大姨,陶陆预感事情不妙。可是又奈何不是她的地盘,只能任人宰割。

自己的女儿多少还是了解的,大姨也知道事情不妙,就拿过包裹,试图放到别处。还没等大姨拿牢,二姐就顺手抢了回去。接下来,就发疯似的,由里到外去掏这个包裹,包裹很脆弱,包裹里面的东西更是脆弱,我只吃了一粒的葡萄,在一层透明的塑料袋里包裹着,被她用力一翻,整个一大串,惨不忍睹,都成了一颗颗的葡萄粒;还有我昨天没有吃到的稻香村月饼,不是一块而是变成了两块,双手紧握月饼的二姐,眼神更加得犀利,狠狠瞪了大姨一眼,包裹里最后一件崭新的棉袄,也被二姐用力地掏了出来,太用力,里面一卷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成抛物线状飞到了陶陆的面前,静止落地以后,才发现原来是一卷红色人民币,大概有五张的厚度。

二姐手依旧麻利,很快把钱收为己有。大姨这次真的生气了,那是你二姨给陆陆的生活费,你给人家。不给,一定是你给的,你看看她馋的,就差点把家都给她了,你是不是傻。二姐跟疯了一样,跟自己亲妈也猖狂了起来。陶陆在一边看着二姐的一举一动,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从小不懂事,接受别人的施舍,也就算了。现在长大了,懂事了,她再也接受不了别人对她的侮辱。

包裹里的每一件东西,在陆陆看来都不是一件东西,而是她全部的自尊。二姐,你至于这样吗,这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故意要拿的,你不喜欢我可以不要,你至于这样吗?陶陆眉头紧皱,不理解二姐的行为。

“你不要,你配要吗?你一辈子都会捡我们剩下的东西。”

“我不就是在你家待几天,你至于吗?要不是我爸妈在外面,我也不至于在这里。”陶陆嚎啕大哭。

大姨给了二姐一巴掌,她也被大姨打跑了。大姨打完二姐看了自己的手,僵持了很久,是后悔还是没想到,不得而知。“别想那么多了,一边收拾二姐刚刚翻乱的东西,一边安慰,时间不早了,明天还早起,快睡觉吧”。大姨,这些东西明天我不带了。”“嗯嗯,你不喜欢,不拿就不拿吧!”

八、

夜晚,去外面解手,即使乡下夜里一片漆黑,陶陆一个女孩子,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偷偷爱着她的,大姨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偌大的世界,她也没有必要矫情。

望着天上的月亮,陶陆怎么看都觉得不是很完美,她多想告诉月亮:“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这是她没想到的,多想通过它,告诉远方的父母,今天她受了多少的委屈。”

乡下的夜风拂过,陶陆打着寒颤,墙根下的菊花在黑夜中摇曳,红的似火,黄得如金、绿得如玉,只不过在黑夜里,有了一丝灰暗得色彩。

后记

沉睡的陶陆在深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远在他乡的父母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信上说,在中秋这个特别的日子里,他们在远方也特别想念她,他们这么辛苦,只希望以后她在上大学的时候,不会因为金钱发愁,短暂的离别,都是为了长久的重逢。陶陆看到这封信,开心得不得了,她回信告诉妈妈,她的成绩特别的好,考上大学毋庸置疑。你给我的生活费还有好多,而且她还告诉妈妈她特别特别喜欢她们学校的校服,一周可以穿五天。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陶陆,从很小就很懂事,她怕父母担心,总是报喜不报忧。她喜欢校服,是因为校服掩盖了她不为人知的伤痛。有了它,她再也不用接受别人的施舍了,也不会因为买不起新衣服而遭到攀比人的嘲笑,大家一视同仁,都穿校服,或许这才是陶陆喜欢校服的真实缘由。

这个理由,陶陆没有在信上告诉父母,或许这个秘密会尘封一辈子,只有陶陆一个人知道。妈妈,这个中秋节,大姨家菊花开得很艳,玩得也很好,唯一的缺憾就是少了你们的陪伴,勿念。

无戒365日更营第33天,希望未来遇见更好的自己。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二期月征文

编辑:音乐 本文来源:总有人偷偷爱着你|那年花好月不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