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音乐 > 正文

双生花

时间:2019-12-11 04:22来源:音乐
文/唯絮儿  我一直做着这样一个梦,和我一般模样的女孩,牵着我的手,一直跑,一直跑,然后像泡沫一样消失在阳光里,无处寻踪。她的那个,和我一样却也不一样的笑容,一直印在

文/唯絮儿

图片 1

  我一直做着这样一个梦,和我一般模样的女孩,牵着我的手,一直跑,一直跑,然后像泡沫一样消失在阳光里,无处寻踪。她的那个,和我一样却也不一样的笑容,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叫她毛毛

  十二月的初雪,下得纷纷扬扬,我收拾着毛毛的衣物,而原本有着她的照片,都只剩下了空白。我坐在镜子前,学着她那样笑,才隐约看到了她的影子。毛毛离开后的第二天,我和只谈了三个月的男友许明分手了。我问他,还记得毛毛吗,他一脸茫然,我笑了笑,就离开了。除了我,没有人记得她。

  那年九月初,在一家叫做CALLOUS的咖啡店门口,我出了个小车祸。我看见血从我的身体里一点一点流出来,看见昏黄的天空,周围各种声音嘈杂着。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了知觉,只能张开嘴,无助地呻吟: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恍惚中,我看见自己的身体蹲在我面前,微笑着,向我伸出手。 “我叫毛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你。”当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时,她这样介绍着自己,眼里带着异样的光芒。那场车祸,让毛毛来到了我身边。

  “夏颜,以后呢,我就要和你形影不离了。”毛毛正坐在病床上,捂着我受伤的胳膊。

  “你和我一起,别人会被吓到的拜托。”

  “那你有没有被吓到?”

  “有,也没有。”

  “嗯?”

  “从小到大,我的梦里一直都是你。望不到边的冰山,和漫天的飘雪。你一直走着,翻过一座山,又翻过另一座山,不知道哪里是尽头。”我躺在病床上,看着眼前的她,熟悉而陌生,像一个从未见面的挚友。 她微微颤抖了一下,低着头,又莫名地抬起,给了我一个微笑,我从未见过如此灿烂的笑。然后,她突然很沉默地说:

  “我们也不能形影不离,如果我们同时出现在外人面前,我就会消失。”

  听到这句话,我连为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看着她许久,突然特别想要好好地保护她。

  “我很早就知道,你叫毛毛。”

                  我不喜欢她

  她叫毛毛,喜欢草莓味冰淇淋,爱抓弄人,不喜欢安静和独处。她,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不喜欢她,一直都不。

  出院后,我锁骨旁留了一个漂亮的伤疤,看起来像鸡蛋花。我特意找植物学的朋友问了,他说,“你这哪是什么鸡蛋花嘛,你看,两朵并蒂,是传说中的双生花。”

  路过那家咖啡店,抬头看到熟悉的几个字母CALLOUS——“双生花”。 “双生花,咖啡店,车祸,毛毛,双生花,双生花……”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点什么。

  毛毛和我都很喜欢这家咖啡店,喜欢里面过时的音乐,喜欢苦得太过的咖啡。由于生意太过惨淡,有冷气靠窗的那个位置,成了我和她的常座。那一年,我大四,刚从学校搬出去,和毛毛挤在一个很小的出租屋里。她和我睡在一个房间,穿着我的衣服,共享我的早餐,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就是她,她就是我,可我们又那么地不同。就像她喜欢酸,我喜欢辣。

  我喜欢一个叫许明的男孩,他比我大几个月,和我一个学校,上大三。在CALLOUS咖啡店兼职。每次接过他端来的咖啡,都会递给他一张明信片,写一些感谢的话。明信片是前一天晚上写好,放桌上的。毛毛很机灵,没多久就发现了我的秘密。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男的?”

  “没有啦,你小点声。”

  “那你干嘛总给人家明信片?”

  “我又没写什么?”

  “那,为什么只写给他一个人啊。”

  我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信不信,给我一个月,我帮你追到他。”

  “那个帅帅的男生,能不能过来一下。”

  “请问要点什么?”

  “这杯,太烫了,加点冰块。”毛毛将咖啡递给许明,然后故意将咖啡洒在许明白色的衬衫上。

  “对不起,对不起。”

  “我没事,你没烫到手吧?”

  “烫到手腕了,很痛的,能不能帮我吹吹?”

  “对不起,我不能帮你吹,我……”

  尴尬的笑容,恰到好处的阳光,分明是一副美丽的画面,毛毛告诉我,那是她和他的第一次相遇。

  “夏颜,许明的电话号我问过来了哦。”她得意地笑着。

  “你为什么要用那么烫的咖啡。”

  “让他记得更深刻啊,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那哪有咖啡加冰块的啊?”

  “不可以吗?某人还喜欢比她小的男生呐。”

  “他比我大啊,不过是我上学早,显得我那么老。”

  “就是老。”

  “你别跑啊,看我不打死你。”

  “不跑是傻瓜,你这个老妖怪。”

  第二天去实习的时候,许明骑着单车停在我的面前。

  “学姐,你去哪?一个人怪孤单的,我没课,可以送你。”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我便转过身想溜走。

  “夏颜,”许明大声地叫住我,“你昨天是故意的,你喜欢我对不对?”

  “没…没有”

  “那你昨天为什么半夜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通了又不出声?”

  “有吗,我昨天可能打错了,抱歉,抱歉。”

  “骗子,”他笑了笑,就骑着车飞快地走了。

  有了毛毛,许明突然闯进了我的生命,打乱了我所有的节奏。有时候,我宁愿不要和他有任何牵扯,继续给他写明信片,过我平淡的生活。可是毛毛,偏偏不。

  我不喜欢毛毛,一直都不。

                毛毛,你会喜欢许明吗

  “林茉,你该去买衣服了,就几件裙子还看得过去。”毛毛把我的衣柜搜罗一空,在镜子前比划起来。

  “亲爱的,今天我把你的白裙子穿走了啊,非常感谢。”

  “那可是我最喜欢的裙子,都没舍得穿呢,还回来。”

  我和毛毛为了裙子打成一团,最后还是被她抢走了,还特别厚脸皮的求我给她化妆。

  “好了,特别美,我出去了,衣服你帮忙收一下啊。”

  “你这么晚要去哪里?”

  “帮你追许明啊。”

  那天我们约定好了,我白天出去,她晚上出去。毛毛每天晚上都穿着我压箱底衣服出去鬼混,我知道他是去见许明。不过,我宁愿她是去鬼混。从那之后,我就像中了魔咒一样,吃饭,逛街,K歌,哪里都有许明,而每次,他都会说上几句我听不懂的话。

  “夏颜,你昨天的假发很漂亮。”

  “夏颜,没想到你唱歌那么棒。”

  “夏颜,你昨天那条白色的裙子,很美,我很喜欢。”

  ……

  而我,每次都只是礼貌性的说声谢谢,没有一点点的开心。因为我知道,他喜欢的那些,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而毛毛,和我说的十句话里,有九句是关于许明的。所以在我和毛毛独处的时候,总是明里暗里地问她。

  “你现在,越来越喜欢聊许明了。”

  “因为你喜欢他啊。”毛毛顿了顿,好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你会喜欢上许明吗?”我坐在餐桌前,散乱着头发,直直地看着还在狼吞虎咽的毛毛。

  “不会啊。”

  “你不用想一下,再回答吗?”

  “你喜欢他,我不会和你抢的。”毛毛收起了她的笑容,露出了少见的严肃。

  “可我觉得,他喜欢你。”

  毛毛突然沉默了,半天没有说一句话。从那之后,她晚上再没出去了。我还是经常碰见许明,直到他和我表白。

  “夏颜,我喜欢你。”

  我的耳边响起这几个字,却硬生生地听成了毛毛。毛毛,我喜欢你。毛毛,我喜欢你。你,也喜欢他吧。

  “我也喜欢你,许明。”

  就这样,许明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毛毛知道的时候,笑得很灿烂,可我,却看不出她的开心。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讲得最多的就是她以前生活的地方,那个漫天冰雪的不毛之地。

  “对我来说,你比许明更重要,我不会喜欢他的。”她告诉我。

                我没有时间来喜欢你

  “夏颜,你是不是还有个双胞胎姐妹?”

  “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呢,许明?”

  他一把握住我的手,粗鲁地将我白色的领子扯下来,“你的这个疤痕,时有时无。”

  我茫然地看着他,看着树叶一点点从他的身后飘过,哑口无言。我想,如果是毛毛,一定能编出个好谎。

  “是不是?”许明双手握着我的肩,死死地瞪着我,“在咖啡店将咖啡洒在我身上的那个人,在深夜的公园里哼着歌从我身旁走过的人,还有那个偷偷吻我的人,到底是谁?”他近乎咆哮。

  “对不起,我……”

  “全都不是你,不是你。”许明的眼里泛着泪光,无奈地松开了我的手,转身走了。

  十二月的初雪纷纷扬扬,在CALLOUS咖啡店前,在那黄叶落尽的大树下,毛毛踮脚吻了许明,我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连树上挂着的雪花都落了下来。我冲到许明和毛毛的面前,我想说,许明,我才是你女朋友。我想告诉他,我有多喜欢他,我想……可是,毛毛的话却突然充满了我的大脑:

  “我们也不能形影不离,如果我们同时出现在外人面前,我就会消失。”

  “对我来说,你比许明更重要,我不会喜欢他的。”

  当许明望向我的时候,毛毛的身体忽然变得透明,她漠然地看着我,然后异常邪魅地笑,仿佛在说:夏颜,许明喜欢的是我,不是你。

  可是,分明我和毛毛的眼里都是泪,我怕失去她,我怕再也见不到她。我们互相看着,舍不得眨一下眼睛。她得身体越来越透明,直到,我快看不见她的时候,一辆车疾驰而过……

                        结束,结束

  那年十二月,在一家叫做CALLOUS的咖啡店,我出了一个小车祸。

  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了谁,发生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但我知道,我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后来,许明带我去他兼职的地方喝咖啡。咖啡店的名字叫做CALLOUS,双生花。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镜子,照了照我的锁骨,什么都没有看见。

  “许明,毛毛是谁?”

  “我不知道,还有,这个问题,你昨天已经问过了。”

  问过了吗?可是我的梦里,一直一直在寻找着的那个人,毛毛,你在哪呢?

  “许明,我总觉得,你喜欢的,并不是我。”

  “我们分手吧!”

编辑:音乐 本文来源:双生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