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新闻 > 正文

捉奸

时间:2019-12-05 18:37来源:新闻
我是个写故事的小作者,平常对一些奇怪的事情感兴趣,找了一群有相同兴趣的人,建了个群,没事的时候就在里面找些写作素材。 今天,我准备去见一个叫做老朱的人。 老朱,自称

我是个写故事的小作者,平常对一些奇怪的事情感兴趣,找了一群有相同兴趣的人,建了个群,没事的时候就在里面找些写作素材。

今天,我准备去见一个叫做老朱的人。

老朱,自称老猪,人称二师兄。开了一家私家侦探社,号称要用从《名侦探柯南》里面学到的知识锄强扶弱。但是他没有柯南走哪哪儿死人的衰神体质,偶尔遇上一两个案子,公安机关分分钟搞定,根本没他什么事。

所以,二师兄一度快瘦成大师兄。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老朱接到了一个调查自己丈夫出轨的单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业务越做越大,清一色都是抓人出轨的单子,由于抓到别人出轨的次数太多,而且从不失手,行业内人称“捉奸侠”。

我和老朱约了一家咖啡馆见面,我先到了那边,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

老朱一会到了,我一眼望去,好家伙,又长胖了。

老朱长相普通,放在人群里就会被洪流淹没,绝对找不出来,倒还真适合做这行。

今天见他,我差点没认出来。简直就是菜市场里面买菜的老大爷,头发稀疏,乱糟糟的不做修饰,上身一件发黄的白色短袖,下身深色运动短裤,一双拖鞋。

你这?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这好歹也是身价几百万的老板了,这打扮……

老朱大大咧咧坐在我对面,拿过我的杯子一饮而尽,喘着气说,没办法啊,今天接了一个单子,去菜市场跟踪,必须得穿这样啊!

我连忙让服务员又送了两杯咖啡过来。

老朱瘫在椅子上休息了片刻,又坐起身子来,问我,你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

我喝了一口咖啡,说,也就是心血来潮,找点灵感。

老朱也喝了一口咖啡,想了一会,说,你还别说,我前些日子遇见的这件事情,还真特么邪门。

哦?我调整了坐姿,兴致勃勃的盯着老朱。

老朱放下咖啡,往椅背上一躺,问我,你知道张志成吧!

张志成?我在脑海中搜索片刻,说道,H市的张志成,集团公司老总?

对!就是他!老朱叹了一口气,说,我业内号称“捉奸侠”,就没有我捉不到的奸情,没曾想,在这孙子身上栽了跟头!

张志成的父亲本来就是H市的知名企业家,他自己本身也是聪明好学,努力上进,所以他的生活事业可以说得上是一帆风顺。

从幼儿园起就是重点,重点小学、重点初中、重点高中,高中毕业之后安排去了国外留学,学成归国之后接手家族企业,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企业不断扩张,个人财富累积排在H市前列。

如果非要在张志成的人生履历里面挑出一点瑕疵的话,那就是他的婚姻。

张志成的婚姻,本质上是两个家族的联姻。他的妻子是H市另一个家族企业的千金——胡丽。当初,两家的老爷子为了联手占领市场,选择了做儿女亲家,所以张志成从国外留学回来就乖乖和胡丽结了婚。

胡丽本身是一个美人胚子,也是H市有名的名媛,不过就没有多少做生意的天分,乖乖的在家里做了张太太,也不怎么插手公司的业务。

张志成结婚五年,不到三十岁就将两家的业务合并,用强硬的手段打击异己,牢牢的掌控了企业的话语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张志成的人开始变了。

张老爷子和张老太太希望早点抱上孙子,偏偏两人结婚之后一直无子,去医院一检查,问题在于胡丽。投医问病无果之后,张志成倒也不说什么,更不提离婚,只是开始在外面花天酒地。

胡丽虽然不喜欢做生意,但也不傻。她知道,在自己生不出孩子的情况下,公婆都不会站在自己这边,离婚是必然的。

不过胡家的生意已经被张志成把控,就算是离婚,分给胡丽的财产也不会很多。为了得到的更多的财产,她必须掌握主动权。既然张志成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停的拈花惹草,那么只需要掌握证据,以此为要挟,到时候自己主动提出离婚,分到的财产肯定会更多。

胡丽在圈子里打听了一圈,这才私底下却找了老朱来调查张志成的私生活,意图找到张志成出轨的证据。

老朱接到了这个单子之后,立刻开始跟踪张志成。

张志成的生活很规律,早上八点准时出门,开车去公司上班,下午五点准时从公司下班,却不回家,而是直接去夜店,或者参加晚宴舞会之类的社交活动。

一般人去夜店都是为了放松自己,张志成去那边依旧西装革履,只点酒,从不主动搭讪,也不在夜店里面跳舞蹦迪,整个人就这么在夜店里面杵着,仿佛一根柱子。

老朱跟了三天,除了发现张志成有洁癖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发现。

不过,张志成的洁癖可能是有些近乎变态了。去夜店喝酒的时候,杯子是自带的,而且坐椅子之前必须用湿纸巾将椅子擦拭一遍之后才坐。

至于衣服,自然是没有一丝褶皱,也不允许有半点污渍,有一次在夜店被人不小心洒了一滴酒在西装上,他立刻开车去商场买了一套新的,换上之后旧的直接扔了。

老朱心里嘀咕:这么一个有洁癖的人,怎么会在外面鬼混?

不过,很快就不由得他不信了,他很快就抓到了一个机会。

那天,张志成和往常一样在夜店的吧台喝酒,喝着喝着就有一个小姑娘过来搭讪,小姑娘化着很浓的妆容,穿着也有些暴露,不过胜在身段惹火,老朱在一旁看了都直吞口水。

张志成很快从凳子上起身,走在前面,小姑娘立马跟了出来,想要挽住他的胳膊却被他礼貌的拒绝。张志成给自己的前座换了个坐垫之后才让小姑娘上车坐下,坐定之后两人交流了片刻,才启动了车子。

老朱在后面一路尾随,看见张志成的车停在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门口。老朱连忙一边和胡丽发了微信定位一边继续跟踪,他亲眼看见张志成和那个小姑娘进了888号房间,立刻又给胡丽发了房间号码,自己在一边继续监视。

张志成进了房间之后就没有再出来,不过立刻就来了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推着一个清洁车进了房间。

老朱在一旁暗道:这洁癖也是没谁了,住五星级酒店还要先打扫一遍。

老朱正吐槽,清洁阿姨就推着那个清洁车从房间出来,关了门,推着清洁车走了。车上是换下的床单被套,杂乱无章的放在清洁车里,有的揉成一团,有的随意散开都快拖在地上了。

过了一会,胡丽就风风火火的来了,逮着老朱就问:你确定他们现在就在里面?

绝对确定!老朱拍着胸口,我敢打包票。

走!胡丽一马当先,让老朱用手机开了摄像头全程摄像。

开门!胡丽在门上重重的拍了拍,又吼了一句,开门!

大概过了半分钟,门开了。

小姑娘穿着睡衣,打着哈欠,睡眼朦胧,说道:谁啊?

胡丽一把推开小姑娘,怒气冲冲,一个箭步冲了进去,老朱紧随其后,胡丽一把掀开床上的被子,立刻呆立当场——并没有人。

是的,床上空无一人,胡丽和老朱都不信邪,两人分头找了洗手间,衣柜,甚至连床底都没有放过,房间里甚至连张志成的衣服都没有,一丝属于张志成的气味都没有。

你们干嘛啊!小姑娘捂着胸口,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再不说我报警了啊!

张志成呢?胡丽的眼神仿佛能杀人。

张志成谁啊?小姑娘睁着大眼睛一脸无辜,这里就我一个人啊!

误会,误会……老朱连忙打个哈哈,拉着胡丽出了门。

天地良心,我绝对看见张志成进了房间。老朱喝了一口咖啡,脸上的肥肉因为激动而颤抖。

你的意思是,张志成就这么消失了?我挑了挑眉毛,有点意思。

可不是吗?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房间里消失了。老朱有些气愤。

那后来呢?你们放弃了?

怎么可能?老朱咬着牙说道,我肯定不会这么放弃。

老朱很快又找到了一个机会,这次他没有贸然行动。

张志成这次是和一个小网红出来的,换了一家五星级酒店,整理清洁的阿姨从房间里出来之后,那扇门就没有打开过。

老朱这次留了一个心眼,他先让胡丽带了人在酒店的大堂里等着,自己慢慢的装作有意无意的在房间门口晃悠,一边留意房间里面的情况。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老朱基本上听不见里面的声音,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老朱扫视一下四周,看了四周无人,就把耳朵贴在门上面听了听。

YES!老朱在心里说道,他听到了来自两人的呻吟声,男人粗壮的喘息声和女人蚀骨销魂的呻吟,虽然隔了一道门,那个声音有些微弱,但是作为一个成年男人,老朱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他立刻给胡丽发消息,让胡丽找前台拿了房卡上来,顺便让大堂里面的人守着,又派了人守住电梯和楼梯口,防止张志成冲出去逃跑。

胡丽拿着房卡刷开门,直接一步到位来到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

这次被子下面有人,而且是一男一女,但是男的却不是张志成,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男人。

小网红连忙遮住了自己的隐私部位,男人从旁边扯过自己的衣服遮住下身,吼道:你们特么是谁啊!

胡丽和老朱面面相觑,当下心一横,不管不顾,硬着头皮再次搜索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结局当然和上次一样,同样没有找到张志成的踪影。

两人不断给人道歉,胡丽赔偿了不少钱才稳定了两人的情绪,两人才决定不报警。

老朱被胡丽骂了个狗血淋头,直接结束了合作关系。

你说,是不是很憋屈?老朱在我对面垂头丧气。

后来呢?我问他。

老朱抬起头,说,后来据说胡丽又找了几个私家侦探,但是依旧是一无所获,再后来就只能乖乖的签了离婚协议。

张志成呢?

张志成离婚之后很快又结婚了。

嗯哼?我来了兴趣,喝了一口咖啡,又结婚了?是和之前出轨的几个人中的一个吗?

不不不……老朱连连摆手,说,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结了婚,年纪倒是和张志成差不多,据说是他高中的学妹。

哦?这么痴情?我有些诧异,那么,结了婚之后,张志成还花天酒地吗?

还花天酒地呢?跟换了个人似得,每天下班准时回家,为了在家里多待几天,有什么出差的就直接让公司副总去,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自己压根不亲自出面谈。

这么邪门?我有些不信。

谁说不是呢?老朱拿出手机,指着一条新闻对我说,你看,这不最近现任妻子刚给他生了个儿子吗?

我接过手机,这条新闻是H市的一个门户网站的微博爆出来的,报道的是张志成给儿子办百日宴的新闻,新闻还配了一张图片,照片上面张志成抱着儿子,和妻子一起面对镜头微笑。我又把照片放大了看看,笑了笑,把手机还给老朱,说,这张志成也不像你说的,洁癖这么严重吧!

什么?老朱接过手机,盯着照片看。

你看,他穿的是白衬衣,领口却有污渍,袖口也不干净。我双手抱胸,淡淡的说。

老朱连忙将照片放大,又确认了几遍,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扔,整个人往椅子上一靠,叹了一口气。

我笑着说,这下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靠!被这孙子给耍了!老朱气冲冲的说。

编辑:新闻 本文来源:捉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