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新闻 > 正文

“悲情”广东: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时间:2019-11-16 08:42来源:新闻
爱一个人,让他来广东;恨一个人,让他来广东。                                ——套用《北京人在纽约》语     从山东统计局局长“山东将超越广东”谨慎而乐观的

  
爱一个人,让他来广东;恨一个人,让他来广东。
                               ——套用《北京人在纽约》语

    从山东统计局局长“山东将超越广东”谨慎而乐观的预测,
    到广东张德江书记“形势严峻”的公开表态;
    从各种权威机构对珠三角竞争力、活力与潜力下降众口一词的评定,
    到报刊、杂志、网络论坛“讨伐”与“批判”广东的声音不绝于耳……

    做了二十年中国经济建设排头兵的广东,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处在官场和民间舆论的风口浪尖,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其能力与发展成绩被广为置疑;也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其明天还能不能继续当中国的“老大”为人们所深深忧虑。

   今天的广东也许确实身陷十面埋伏,但是广东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境况及其产生根源需要被客观公正的看待。从对广东为全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全局的贡献与索取,以及今天广东自身遭受的负荷与诟病来分析,造成广东经济与社会发展面临的危机,广东和广东人自身没有太多的过错与责任。相反,多年来广东经济与社会发展中体现出的广东精神境界,有许多值得同情,值得钦佩,值得颂扬,值得学习!

    一、奉献篇

    1、近十多年来上缴中央财政远超出其应缴比例

    作为中国第一经济大省,上缴全国最多的中央财政本是份内之职。但是事情远比这个“看似当然”的表象要复杂。
    首先,从全国来看,广东虽然一直保持着第一经济大省的美名,但是多年来,经济总量跟作为老二、老三的江苏、山东等省相差无几,而且日益缩小;而在为中央财政做贡献方面,广东却每年都远远地把山东和江苏等省甩在后面,以下是近几年三省GDP与国税收入的数据比较:

          项目/省份      广东省            山东省            江苏省
 
          GDP(亿元)
          2002年         11770             10552             10636
          2003年         13449             12451.75          无数据
          2004年         16040             15490.7           15512.4
             
          国税(亿元)
          2002年         1665.28           727               993.39
          2003年         1817.7(1680)    无数据            1262.54
          2004年         2432.78(2181)   1166.7            1643.9(817.6)
                             注:1、国税栏括号中为上缴中央财政确切数额;
                                 2、广东省2003年1-11月份,上缴中央财政1527.62,
                                    其全年数额1680为据此估算。

    从上列数据不难看出,同江苏、山东等省相比,广东的GDP总量和其上缴财政是严重不相称的。放在全国范围内来说,广东也是多年来承担了超过与它的GDP相应的财政上缴份额。以2004年为例,广东GDP总量占全国的1/9,上缴财政超过1/7,其中,广州市GDP总量占全国的1/30,上缴财政却达到1/20;而同年江苏、山东的经济总量已经与广东持平,但是上缴财政却不到或者只及广东的一半左右,仅仅稍多于广州市上缴数额。
    作为经济发达省份,广东多贡献财政收入,为国家分忧,一直自引为是责无旁贷,但是去除感情偏见来看,如果广东长期上缴超过其GDP占全国比重所应缴的份额,特别是与老二、老三上缴差别悬虚的话,单独凭此一点,老大最终在经济发展上被老二、老三迎头赶上、超过也不应受到人们过多苛责。
    在为国家财政做贡献方面,许多人惯于拿上海市做广东省的参照。客观来说,上海为国家财政,甚至为中国经济发展整体进程,从上个世纪的大多数年份来看,整体贡献确实无“省市区”能出其右。但是,上海的情况与广东差别也是很明显的:
    首先,上海在解放前便已,在其承担共和国“长子”义务的几十年里(从建国后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也一直都是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而广东的经济总量长期处于全国中下游水平,所以那些年月根本不可能有实力和能力,在财政收入和向中央上缴方面敢与上海一比高低。而且,正所谓“社会主义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从改革开放之前,中央财政的使用与分配情况来看,国家在上海投资、兴建的各类基础设施与大型企业项目,也都远远是广东省所不能比的(广东的情况在后面还会谈到)——在中国广大的沿海地区,能称得上“老工业基地”的地方不多,上海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第二,上海作为中国GDP总量最大的城市和人均收入最高的省级行政区,已经赶上和接近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全市境内基本上不存在较为落后的地域和较大的贫困人口群体。相比之下,广东省虽然GDP总量位列全国省级行政区第一,但是人均收入排名仅为全国第六,只及上海人均的1/3左右。而且,在广东内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层次分明,存在着严重的贫富差距——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省份”这一美丽光环下,包括上海在内的其它沿海地区恐怕很难想象,广东的欠发达区域面积竞然占到全省的2/3,农业从业人员比例也还占到全部总人口的一半以上(后面也将仍会谈到)。
    因此,总的来说,相比历史上因为承担较多中央财政义务,客观上拖累了自身经济发展的上海,今天的广东为国家付出和贡献可以说更多,牺牲也更大;同样是顾全国家大局,服从和服务于国家整体利益,广东的情况似乎更来得悲情,也更应该为人崇敬!

    2、华人华侨回馈祖国大陆,广东籍占2/3

    如果说广东为全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在财政方面承担的超额责任要被注意到,广东籍华人华侨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奉献更应该被记住。
    全世界几乎没有第二个像华商这样的族群,它们即使远在海外,仍愿意并能够对其母国的经济发展给予如此巨大的关注和投入。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海外华商地域上遍布于世界168个国家和地区,总人数达8700多万,手中拥有资金多达2万多亿美元,近17万亿元人民币,是2004年中国国内一年国内生产总值(13.6万亿元人民币)的1.25倍!
    海外华商们凭着自身实力成为世界商团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劲旅,他们不仅是许多所在国家经济发展的中流砥柱,也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建设的巨大推动力量。
    今天的海外华商,从中国各行各业走出去的都有,地域来源上也几乎遍及全中国,是一个总人数如滚雪球式急距膨胀的庞大群体。
    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前,在国门封闭、出外谋生分外辛酸的年代,广东一直是中国绝大部分海外移民的输出地——直到现在,全世界取得居住国户籍的华人华侨共有四千多万(剔除新移民后的数字),祖籍广东的就达近三千万,占到华人华侨总数的2/3以上,有所谓“海内一个广东,海外一个广东”之说。
    早期的广东人漂泊、移居海外,除有对外通商的地理优势外,更直接的原因是国内无法生存,被迫出洋谋生。东南亚是广东人最早的主要移居地。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西方殖民者为开发殖民地和本国资源,各国纷纷在广州、香港、汕头等地设馆 “ 招工 ” ,也就有了大批广东人被 “ 卖猪仔 ” 贩卖到欧美国家。此后,经历数次其它不同方式的迁徙,广东的移民扩散至世界各地。
    因为大多数是以这种做苦力、被贩卖的方式走出国门,广东移民的奋斗故事,可以说每个人都有一部充满着辛酸与血泪的历史,正所谓“番屏若是真好赚,许多人去几回还。都是家乡环境逼,只着出门渡难关”——这首流传粤闽的留洋民谣,道出了出国谋生的艰难。
    然而,不同于世界上许多其它地方的移民,当初一穷二白出去的广东劳工,通过几代人的辛苦经营,在居住国立稳脚跟,就纷纷关注和支持祖国大陆的建设。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华人华侨不但为大陆直接捐助大量资金和物资,而且他们(以祖籍广东的华人华侨为主)在祖国大陆的投资占到中国外资总数的70-80%,从而大大缓解了中国大规模经济起飞所需要的启动资金难题。同时,华人华侨还从海外带来全新的观念、风气,担负了国内市场经济启蒙者的角色,也充当了中国走向世界的桥梁。
    总之,正如同“海内的广东”今天着眼于国家经济发展的全局,承受着自身局部利益较大牺牲的难能可贵,“海外的广东”,完全靠移民们自己背景离乡,在得不到祖国大陆任何支持的年代,并且以付出血汗乃至生命的奋斗而获得的成功,积极为祖国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做出的巨大贡献,恐怕更是一种壮行义举。

    二、索取篇
   
    3、由国家统一规划、投资的交通,特别是铁路交通建设方面严重滞后

    广东今天的交通建设,既有值得大书一笔的辉煌方面,也不乏与其经济地位相比严重不相称的缺陷存在,这种缺陷,如果不是到过广东,或者不是官方公布的数据摆在面前,恐怕令你难以置信:
    从成绩上来看,广东省高速公路里程已经突破3000公里,提前一年实现通达省内全部21个地级城市的目标,并且在全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排名中高居第二位。但是,广东在高速公路建设上的辉煌,实事求是来说,应该主要归功于广东自己。除了由国家交通部统一规划并投融资兴建的京珠高速公路以外,其它高速公路都只属于地方性通道,理所当然只能是由广东省自己立项、自己设计、自己投资或融资。
    而从缺陷方面来看,作为中国第一经济大省、第一流动人口大省和第四户籍人口大省,广东的铁路建设可以说惊人滞后。摊开广东交通图,你会看到,纵贯广东东西的铁路大通道就广湛-广梅汕铁路一条,而沟通广东南北的大动脉也仅仅只有传统的京广铁路和九十年代中期“新修”的京九铁路,而且,广东还存在着全国绝无仅有的情况:全省至今没有火车通达的地级中心城市还有珠海、中山、江门、汕尾、阳江等五个!
    官方的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尽管大概要枯燥一些,但是也许更有说服力,以2002年为例,在总量方面,广东GDP占全国的11.5%,人口占全国的6%,而铁路营运里程全国是7.3万多公里,广东只有1800公里,只占全国的2.5%,仅及山东、辽宁、湖南、安徽等全国许多省的一半左右,此外,当年铁路完成客运量广东仅占全国客运量的6.72%,铁路全社会货物周转量为296.2亿吨公里,列全国省(区)倒数第七;
    在人均方面,2002年全国人均铁路通车里程约为5.5厘米,广东是2厘米,不及全国平均水平的40%,仅及铁路大省黑龙江人均的一成多点点,在全国所有省(市区)中排名倒数第二(倒数第一是到目前还不通火车的西藏)!
    从目前各省订立的“规划”情况来看,广东铁路建设在全国落后的状况,也相当长一段时期内都不会改变。广东省规划在2020年建成包括广深、广珠轻轨等在内的铁路总长度接近4000公里;而至十一五计划期末,也就是到2010年,山东省、河北省的计划建成拥有的铁路总长度目标就分别为5500公里和6510公里!
    ……
    无需再多列举,广东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交通建设的辉煌与铁路交通建设的滞后,实在是一种非常鲜明的对比。为什么会形成这种局面呢,除了地形地质方面的原因,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一语道破天机:广东公路建设优于铁路建设的原因在于,公路建设投资主体多元化,而铁路是垄断经营,越搞越瘦(2004年7月29日《文汇报》报道)。
    很简单,公路(包括高速公路建设)主要由地方来经营投资,地方经济繁荣,自然就会想尽法子多修路;而铁路建设,尤其出省通道,往往是由铁道部统一规划管理,广东省单方面努力是无法奏效的。
    因为高速公路关卡林立,而铁路畅通无阻,且运载量巨大,高速公路密集但是铁路稀缺的局面,对发展广东经济发展来说,最明显的弊端在于使企业运输成本大大加大,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而言,最直接的莫过于出行不够便捷、实惠,比如,铁路可实现晚间旅行,高速公路则往往只有自驾车才能做到;另外,坐火车从武汉至广州,普通硬座票只有60多块钱,坐客车走高速从江门鹤山至咫尺之遥的东莞虎门就要50多块。

    4、国家投资、建设与扶植的传统大型工业项目偏少

    在“一五”、“二五”时代,包括后来的三线建设时期,国家规划、布署和建设了一大批国民经济赖以支撑的大型骨干企业。众所周知,当时因为战备及其它考虑,这些国字号大块头集中分布在从东北、华北、华中到西部的广大地区,但是也包括沿海地区从辽宁大连、北京、天津、山东青岛到上海等城市。
   大型工业企业虽然过去活力备受质疑,企业包袱沉重,但是它们毕竟为现代工业,为当地的整个国民经济建设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各个省区今天除省会以外的实力型城市,往往都还是那些国家布署的传统工业城市,比如山东是青岛、辽宁是大连、河南是洛阳、河北是唐山、广西是柳州、湖北是襄樊和宜昌、湖南则是株洲和湘潭等等。
    与上述省区相比,广东就不存在由国家布署的在全国占较大份量的传统工业城市。
    实际上,从“掌握国民经济命脉行业”的具体国字号大型企业的地域分布看,广东的差距也许体现得更明显。为了便于读者对照分析,现作些简单统计,并罗列如下:
    
    钢铁行业:由国家财政倾注大量投资建设、扶植的传统十大钢铁公司分别是:
 
    宝钢(上海)、鞍钢(辽宁)、首钢(北京)、武钢(湖北)、唐钢(河北)、
    马钢(安徽)、莱钢(山东)、济钢(山东)、包钢(内蒙)、攀钢(四川)
    (注:广东的广钢、韶钢尽管也是由国家投资的老钢企,但是规模远逊于上述公司,两公司钢产量相加至今也进不了前十,而且规模相近钢企在国内数不胜数,比如江苏的南钢、河北的邯钢和石钢甚至邢钢、湖南的湘钢和涟钢等等。对此,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情况是,今天全国钢铁整体自给率几近百分之百,广东的数字是25%)

    石化行业:由国家财政倾注大量投资建设、扶植的五大石化基地分别是:

    燕山(北京)、大庆(黑省)、齐鲁(山东)、扬子(江苏)、金山(上海)
   (注:广东虽有“省内著名”的茂名石化,但是实力与以上基地相比,实在差得太远。类似茂石这种档次,一些重要省份都有,比如湖北的荆门,湖南的巴陵等等)

    汽车行业:由国家财政倾注大量投资建设、扶植的主要汽车公司分别有:
  
    一汽(吉林)、东风(湖北)、上汽(上海)、北汽(北京,包括北京吉普时代)、
    长安(重庆)、哈飞(黑省)、天汽(天津)、南京跃进(江苏)、昌河(江西)、
    中国重汽(山东)等
   (注:广汽是后来主要由广东省而非国家规划、投(融)资建设发展起来的)

    造船行业:由国家财政倾注大量投资建设、扶植的主要造船公司分别有:

    沪东中华(上海)、江南(上海)、渤海(辽宁)、大连(辽宁)、大连新船(辽宁)、武昌(湖北)、广船国际(广东)、中远川崎(江苏)、上海(上海)、新世纪(江苏)等

    从以上开列的名单不难看出, 广东省内由国家投资兴建的传统大型骨干工业企业总数不多,规模也过小,同GDP多年位列其后的江苏、山东等省根本无法相比。当然,传统大型国字号工业企业的缺失并非就是发展现代经济的致命因素。但是,象钢铁、石油化工、汽车、造船等基础性重工业行业,是一个地区的经济骨架,会给当地的可持续性发展潜力造成深远影响。正因为如此,近些年来,广东省自己规划、投资(融资),已经或正在计划将广州(包括南沙)、惠州、湛江等建设为大型重工业基地,这不可谓不是一个非常英明而富有战略意义的决策。
    当然,有一种说法是,虽然没有由国家财政在广东各个城市建多少大型经济实体,但是至少当年搞特区,深圳、珠海、汕头等地是享受了许多类似利税返还、补助和其它优惠政策等的。这种说法本身是正确的,然而对于整个广东省而言,其实质性意义远不是表象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以深圳为例,作为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中央的扶植确实使它受益很大,但是,一方面,在很大程度上,深圳不是广东的深圳,而是全国的深圳。深圳到目前的户籍人口还只有一百多万(仅占整个广东的户籍人口整数的1/85左右),而外来人口却高达六七百万。在这些外来人口中,绝大部分来自广东省外。因此,尽管创造出今天深圳繁荣的是全国人民,享受着今天深圳繁荣的也是全国人民,而并非主要是广东省而已。这一点从上缴税收上也体现鲜明,深圳近年来每年向国家贡献财政收入都是动辄好几百个亿以上,但是从特区创立至今,深圳市直接缴给广东省的“银两”也就一百亿左右。
    另外一方面,深圳今天的成功,有一个重要的因素,而且大概是最根本的因素,就是它是大大得益于紧邻香港的优越地理位置——即便当年深圳没有辟为特区,今天的深圳也很难会是一个“二三流”的城市——这种说法可以从东莞的兴起,和从珠海、汕头等另两个特区要“黯淡”得多的发展成就(2004年两市GDP相加还不及江苏无锡的一半,都只是中小城市的规模)得到强有力的佐证。
    因此,可以说,对于绝大多数广东人和广东绝大部分地域而言,享受当年国家在广东发展特区给予的优惠政策的价值并不明显,但是对于国家在铁路与大型工业项目的布局上的冷落等方面却体味深刻。但是,整个广东,上至官场,下至民间,仍然埋头于经济建设,扎实苦干,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向“全党、全国人民”交上了一份令人较为满意的成绩。

    三、负荷篇

    5、接纳全国最多的民工

    从明清以来,广东一直是中国最主要的海外移民输出地。与这段历史相映成趣的是,改革开放一开始,广东就一举成为中国国内流动人口最大的净输入地。今天,在广东省内工作或居住的外来人口,仅普通民工就有3000万之多,超过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一,是老二江苏和老三山东等的分别至少3至5倍以上。
    民工的大量涌入,无疑托起了珠三角地区的大量制造业企业,为珠三角抓住改革开放第一轮机遇,尽快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因为普遍文化水平较低,综合素质不高,大量涌入且集中分布的民工,势必给珠三角的治安管理、环境保护,包括城市的优化与升级,造成巨大的压力。
    以治安为例,广东省2004年的刑事案件有51万起,其中广州市的刑事案件立案数就达11.17万宗,广东的案件总量占全国总量的1/9,单单广州的刑事案件数量就比不少西部省市全年的案件总和还多。
    今天的珠三角, 正如一篇网文中所说,每天都在演绎着街头割包、飞车抢劫的故事,而这些故事正成为新浪、网易、搜狐,以及《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深圳特区报》等新闻媒体每天必有的内容。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景观,比如警察一手拿手枪,一手拿“钩枪”的情形。但是即使如此,连全国人大代表赴广东考察,都还坦言自己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可见,治安的问题,是如何严重影响了广东的安全,如何严重毁坏了广东的口碑和形象,它带给广东的伤痛难以愈合。
    然而,广东、广东人自身是非常无辜的。
    广东的发达城市,与北京那样逢人低看一等、上海那样逢事斤斤计较相比,从藏龙卧虎的广州、到精英荟萃的深圳、到近些年有着超凡不俗表现的东莞,无不让外地人(特别是有一定文化层次者)能感受得到一阵明显的、浓厚的亲和力,无不被媒体封上“平民化城市”的光荣头衔,但是由于外地人群体过于层次不齐,给广东造成的严峻的治安问题,完全违背了平民化城市的初衷。
    据广东省公安厅公布的最新数据,流动人口犯罪率占上全省破案总数的55%,占珠海、广州等城市超过80%,占深圳超过90%。而近年来名重广东乃至全国,横行于广州火车站及附近地区的背包党、黄牛党、住店党、黑衣党等等,绝大多数也是由所谓的湖南帮、四川帮、东北帮、河南帮等外地人组成。

    6、有全国最艰巨的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有2/3的地区地形错综复杂、交通闭塞、经济落后

    “最富的在广东,最穷的也在广东。”这是广东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生动写照。
    广东的GDP总量连续十几年位居全国第一,但是,在广东21个地级城市中,除了珠三角7个城市人均GDP高居全国前列,东西两翼10个城市只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当,北部4个城市甚至长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此外,据广东省扶贫办陈国珊介绍,广东省113个县市(区),有50个属贫困山区县。山区县人口占全省的39%,总面积占全省的65%,而它们2003年GDP总计只有2104亿元,不及广州市的一半,财政收入仅为 46.6亿元,平均每个区县还不足1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3568元,增长3%。其中,16个扶贫开发重点县GDP总计才341亿元;财政收入只有8.4亿元,平均每个区县更是只有5000万元左右;农民人均纯收入仅为3366元。
    为什么除了珠三角,广东省其它地区普遍相对落后呢?追根溯源,能够归结的客观原因至少有两大:第一,包括珠三角在内的整个广东省历史基础薄弱,属于远离中原与江浙等发达地区的蛮荒之地,只是珠三角因为在改革开放中地理优势明显,而迅速发生了嬗变;第二,广东的非三角地区,山区、丘陵连绵起伏,占地表总面积比重较大,交通建设严重滞后,铁路、公路稀疏,发展经济的条件远逊于本省珠三角地区,也远逊于山东、江苏等东部以平原为主的地区。
    值得注意是,近年来,广东省实施了行政主导战略,力促珠三角地区传统产业向非珠三角地区梯度转移。这种转移战略,不可谓不是用心良苦,但是令人遗憾的是,非珠三角地区目前发展经济的客观条件实在差强人意,政府的努力难以收到期望的效果,据广东省统计局2005年5月对广东696家重点外商投资企业进行调查和统计,广东省境内外商投资企业生产、销售、经济效益总体比去年有很大提高,但是,东西两翼和北部山区亏损面却很大,分别为54.4%、44.7%和47.1%,相比之下,珠江三角洲地区企业整体亏损面只有29.1%。

    四、诟病篇

    7、电荒、油荒、人心荒

    2005年注定会成为广东历史上令人难忘的一年。
    从2000年开始,广东出现新一轮的用电紧张态势。2004年元旦刚过,广东首次出现了冬季强制错峰用电。而到今年一开年,缺电现象持续走高,愈演愈烈。
    统计显示,今年全年电力供应呈现全网性、资源性缺电及电力、电量双缺局面,电力供需形势比2004年更为严峻,是全国缺电最严重的地区。今年全年电量缺口237亿千瓦时,约占全年全社会用电量的9%。今年7月18日,广东电网统调负荷最高达3306万千瓦,是今年以来第9次突破历史纪录,比去年同期增加548万千瓦,相当于西部一个省份的电力负荷。
    缺电对广东经济的冲击会有多大?据专业机构估算,每缺1度电,就会导致7元的GDP损失。上半年因电力短缺,广东工业增加值增速就被拉低约7个百分点,全省GDP增长被拉低约4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珠三角地区完成工业增加值1685.65亿元,占广东全省的89.5%,增幅同比回落5.5个百分点,这拉低了广东全省工业增速4.9个百分点。

    缺电之“呼”言犹在耳,从7月底开始,广东又惊爆出现大面积“油荒”现象。据记者调查,珠三角地区这次“油荒”为历年所罕见,在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短缺品种多等方面均破了历史纪录。在广州市内,加油站“汽油未到”的告示下面几百米汽车长龙苦候的景象随处可见,油站周边交通拥堵不堪。
    与电荒有所不同,油荒从广东发端,在市场机制作用下,很快向上海、浙江甚至黑龙江等地区蔓延。但是,由于受广东现象启示,各地纷纷进行了较为有效的提前预防和事后补救措施,其“油荒”程度与范围远没有广东剧烈。
    油荒又对广东经济会造成什么影响呢?整体来说,由于油荒的拖累,广东工业企业利润巨幅下降,使整个国民经济受到重创。具体来看,成品油价格上涨,会增加以运输为主业的公司的经营成本,包括民航、船运、路运和城市公交、出租车行业等;而且,由于原油价格上涨,化肥价格一路高攀,农药、农膜、种子等价格也随势上扬,农业生产及农民生活受到很大影响,农民增收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勿需再列举,电荒、油荒,包括其背后的煤荒、气荒等等,使饱受2003年“非典”之灾,在2004年开创了新一轮高速发展局面的广东经济势头受挫,使今天还长期处于民工短缺之难,和社会治安混乱之痛中的广东整个社会雪上加霜。
   
    为什么这些现象都是发生在广东身上?为什么广东不能有效解决这些困难呢?
    这是一个难于回答的问题,但是,无疑,在全国经济成为一个整体的今天,实际上广东存在的这些问题,并不完全出自于广东自身的疏忽、懈忌等等,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都应该是国家战略层面的问题,普通公众则通常只会“注意这些社会生活表面的纷繁芜杂的现象,而不会去追问这些现象背后的深层次的本质”(马克思语), 因此,人们对于广东的诟病的怀疑和指责也就不可避免。

    8、 广东竞争力变弱?广东活力已经散失?广东后劲不足?

    今年3月,由中国近百名专家联合完成的《2005年城市竞争力蓝皮书: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NO.3》发布。报告认为,珠三角地区城市的竞争力有所下降。与珠三角情况相反,长三角地区城市的竞争力提升很快,山东半岛城市的竞争力明显提升,江浙两地城市的竞争力明显提高,杭州、宁波、苏州、无锡4个城市分别排在5~8位,显示出强劲的上升势头。这初步表明以江浙城市为代表的发展模式更具竞争力。
    今年10月,国家统计局发布根据经济社会综合发展指标测算的“2005全国百强县(市)”名单,其中最为引人注目之处在于,江苏昆山市代替多年来“独孤求败”的广东顺德区而名列榜首。并且,与去年的排名相比,广东省上榜总数不变,但是山东省上榜数增加4个,江苏省增加2个。
    而由各地统计局公布的今年前三个季度各省市GDP总量与发展速度排名则显示,尽管广东增速仍有12、6%的不凡表现,但是GDP紧跟其后的山东和江苏却达到了更为优秀的15。3%和14。3%,显示出强劲的赶超迹向。

    类似上述新闻每隔几个月,各大报刊、杂志、网络等媒体就会有“刷新”,而政界、学者,乃至普通公众的议论更是每天都在铺天盖地的涌来。
   然而,对于广东而言,这种排名和对排名的议论实在不很值得期待,作为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标杆,其它省市,特别是山东、江苏等实力接近省市,一直都把广东当作暗地较劲的对象。近几年来,广东全省上下,从政府高官到普通百姓,万众一心努力搞建设,尽管面临诸多艰难,广东经济增长实际上还在提速,但是山东、江苏等省却增长更为强劲。
    因此,从各种不同的排名变化来看,广东的光芒似乎一点点在被山东与江苏这样的追赶者吞噬,而从铺天盖地,情急、善良的“警示”与居心叵测乃至“唱衰”并存的议论来看,广东被“抛弃”被“赶超”的论断与预测占了主要部分,呈现出形势于广东不利而于追赶省份有利的一边倒。
   
    总之,从电荒、油荒等资源性问题的困局,到整个广东竞争力、活力和潜力排名的下降,都使广东今天蒙受着前所未有的诟病,但是,正如我们在前面奉献篇、索取篇、负荷篇中已经看到的一样:
    广东的经济与社会发展面临的深重危机,广东和广东人不应该受到太多的苛责。相反,广东经济与社会发展中体现出的是一种广东和广东人让人不由为其同情、为其钦佩、为其颂扬和向其学习的精神境界。
    最后,我要说的是,广东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仍在朝着最大可能的方向前进,广东“被超越”或“不被超越”,广东都已经了中国改革开放中的一座丰碑……

    附注:
    1、本文所引用的数据来源包括政府机构、各大报刊、杂志以及门户网站所发表的统计数据、文章或论文,尽管作者力求真实、准确,但是仍可能存在错漏之处。
    2、出于版面考虑,全文各篇都只列了两项方面(总共八项)并作分析,显然同各篇可以归纳的内容相比,只是冰山一角。
    3、如果您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与本人联系,Q  Q:214380981,邮箱:aing1314@sohu.com,欢迎批评与探讨!

编辑:新闻 本文来源:“悲情”广东: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