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新闻 > 正文

时间:2019-10-06 22:38来源:新闻
(图片摄影:谭捷) 真是一个恶心的女人,做作到让人反胃的女人。 一个人坐在角落处的许未男一直盯着靠窗户位置上坐着的一男一女,他们相视而坐,看起来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图片摄影:谭捷)

真是一个恶心的女人,做作到让人反胃的女人。

一个人坐在角落处的许未男一直盯着靠窗户位置上坐着的一男一女,他们相视而坐,看起来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男人背对着许未男,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而女人则身穿一套粉红色荷叶边连衣裙面对着男人痴痴地笑,即使隔了好几张桌子,许未男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便是自己的大学同学周晓冰。但许未男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周晓冰会跑到这座破旧的城市来,这里不过是一座普通的沿海城市,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景点,他想,如果不是因为实习被分配到这里,无论如何连自己都不会选择来这个地方度假。

许未男一直想看看那个坐在周晓冰对面的男人的脸,不过由于角度问题,尽管他已经尽力探长了脖子也只能看到男人侧脸。许未男心想那不过只是一张普通的脸,毫无特色可言,周晓冰肯定是因为钱才选择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吃着饭的许未男不知道为什么总忍不住抬起头望向那个男人,他并不关心他们两个究竟在说些什么,他只是单纯地想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交了钱离开饭桌后的许未男本应直接走向前门然后离开,可是他的双脚却好像不听使唤一般绕了半圈走向周晓冰位置的方向。当他走进近的时候很快就引起了周晓冰的注意,周晓冰双眼中先是露出一阵惊讶,但是最多只停留了一秒的时间,她眼中的惊讶就被抹得一干二净。

然后,她脸上的笑容假得就像是在演戏。

“未男,怎么那么巧?你怎么也在这里哦?”

“啊,对啊,我正好被分配到这里来实习,还有一个多月实习才结束。”许未男多少感到有些尴尬,他本来只想悄悄走过去看一眼那个男人的脸,没想到现在不但没有看到,而且还被周晓冰给认了出来。许未男眼见如此只好将计就计,站在男人后方的他又看了看男人,然后继续问道,“你是过来这里玩吗?”

可是周晓冰就好像看透了许未男心思,完全没有顺着许未男的盘算准备介绍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而是直勾勾地看着许未男说道:“我只是过来探望一个朋友呢。”

男人依旧自顾自地低着头吃着东西,仿佛他嘴里咀嚼食物发出的每一声轻微的声响都透着一股不耐烦的气息。周晓冰看了看男人又尴尬地笑了笑:“你已经吃完了吗?”

“啊,对啊。”许未男也不想自讨没趣,只好就此作罢,“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拜拜!”

离开后的许未男一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心里的气就不知道该往何处发泄出去。他愤懑地走在路上,心想,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装什么装啊,好像自己有多了不起似的,难怪人家都说物以类聚,果然一点儿都没错!

一个月后

实习即将结束的许未男想到自己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沉闷又无聊的地方,心里难免感到兴奋,为了庆祝实习的顺利结束,许未男特地和同样来实习的另外三个实习生一起趁着最后一个周末出去吃饭喝酒。在酒精的作用下,第二天许未男差不多睡到了中午才爬了起来,醒来后头一抬起来就感到一阵疼痛,他从铁架床的上铺爬了下去,正准备洗个澡让自己清醒一下,就在这时,门突然响了起来。

“咚咚咚!”

许未男打开门后看到两个男人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他还没反应过来,年纪大的男人就先开口说了话:“请问许未男在吗?”

许未男听到有人找自己,他怎么想都想不起自己曾经见过这两个男人,头脑更是一片混乱。他迟疑了好一阵才回答了男人的问题:“啊,我,我就是。”

“你好,我们是警察,麻烦你和我们到去警局一趟。”男人说完亮出了自己的刑警工作证。

这一下可把许未男一下子从睡眼惺忪的状态中给拍醒了,他的内心充满了慌张、恐惧和疑问。

“我,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啊!”

“麻烦你先和我们去一趟警局。”然后年轻的警察又在后面补了一句,“你有没有做我们自己会查!”

许未男当然没有那个胆量和警察对着干,只好灰溜溜地穿上衣服跟着去了警局。审讯室里一片冷冰冰,依旧只有这两个警察和许未男面对面地坐在一张白色桌子两边。中年警察给许未男递过一张照片问道:“认不认识这个人?”

许未男一看到照片就立刻认出了照片上的人,他也不敢隐瞒些什么地点了点头。然后中年警察又递给了他另外两张照片,两张照片里都是一堆躺在泥土上的白骨周围是茂密的树丛,白骨旁边的是一条脏兮兮的粉红色荷叶边连衣裙。突然看到白骨把许未男吓了一跳,他被带来警局本就紧张,再被这么一吓,警察还没开始说话,他倒是自己先发出了声音:“这,这……”

“你别急,先听我说,我们昨天在郊区的沿海公园附近的山丘上发现这具尸体,经过查验死者名叫周晓冰,死亡时间是一个月前,我们调查过周晓冰和你就读于同一所大学,而且是同班同学,我说得对吗?”

“这,这和我没有关系啊!警察大哥!”许未男紧张到说话都变得结巴,“就算,算我们,是,是同学,也,也不代表是,是我杀的啊!我,我每天下,下班了,都,都在宿舍里,或,或者和同事们一起打球。”

“哦?可我得到的消息说你们俩是情侣关系,她会不会是专门来找你,然后你们吵架了,所以……”

“我们,们半年前就已经分手了,只,只是因为那时候大家,大家都在忙着实习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特,特地和别人说。”

“上个月二十号晚上你在哪呢?”

“上个月二十号,那天晚上我和宿舍的几个同事一起打球,打完球之后晚上我们一直都呆在宿舍就没,没出去了,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他们。”突然间,许未男好像想起了什么,“等一下,你是说上个月二十号吗?”

“怎么了?想起什么了吗?”

“我记得我那天早上出去买东西,之后中午在莱德餐厅吃饭的时候正好遇见周晓冰了。”许未男好像忽然有了信心一般变得不再那么紧张,然后又拿起桌子上那张白骨的照片,他头脑再次跳入那个男人的脸,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对,就是上个月二十号,我记得她那时候穿着的就是这条裙子,她当时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吃饭。”

“你认识那个男人吗?”

“不认识。”

“那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吗?”

“如果看到人的话,也许,也许能想起来,我,我也不太确定。”

年轻警察领着许未男走出了审讯室,把他带到刑警队办公室后,自己就走了出去,在等年轻警察回来的这段时间里,许未男并非无所事事,他的脑海中一直努力地拼凑出那天见到的那个男人的脸。

好像他是单眼皮的?不对,应该是内双?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回到办公室的年轻警察带着许未男到另外的一个隔着玻璃的房间,让许未男辨认那天所见到的男人的脸。许未男仔细盯着玻璃后一整拍的脸孔,他觉得每一张都对得上,又似乎每一张都不对。然后年轻警察又拿出了一打不同长相男人的大头照片,让许未男再一次辨认。刚开始的时候,许未男脑海中还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可是照片看得越多这个印象也变得越模糊,他也只好和警察说自己实在想不起来了。

最后警察也只能让许未男离开了警局,同时交待他如果想起了什么随时和警局联系。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是因为他长了一张太过于普通和平凡的脸吗?

许未男站在浴室的镜子前,专注而沉醉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在认真地欣赏着自己的脸,他认为自己脸部的每一根线条,每一块肌肉的分布都像是老天爷精心的打造,独特而完美。

真是一张独特的脸呢。

经过五年时间在话剧团的打磨,许未男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话剧演员。但许未男始终认为话剧是属于声音和肢体的艺术,他更希望自己这一张独特的脸能够得到更多的展示和关注,他想如果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样一张独特的脸,对于他们的人生,也许是一种损失。

五年前,许未男一直忘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天。由于周晓冰被杀一案,警察曾多次找来许未男帮助辨认凶手,最后凶手还是没有找到,案子也渐渐第被扔到了一旁。但也因为这个案子,不小心让许未男登上了当地的一份报纸“晨间新闻”,在新闻一旁配上的那张照片正是许未男最后一次离开警局时的画面,虽然是黑白照片而且人物在画面所占的比例并不大,不过许未男还是第一眼就把自己给认了出来。同样也是因为这一宗命案而让许未男登上了当时的新闻头条,除了报纸外还有一个电视新闻媒体的独家访问。电视新闻媒体的采访把许未男推向了电视机前,在新闻播出后,许未男一次又一次地看着自己的脸,他隐约中有这样一种感觉,也许人们已经深深地记住了他的脸,也许电视新闻媒体的采访也仅仅只是因为想拍摄自己这张独一无二而又富有魅力的脸。

从那时起,许未男第一次注意到了自己原来拥有着一张如此独特的脸。在毕业双选会上,本来打算应聘市里话剧团导演助理一职的许未男,却未想到刚入职工作的第一天就被导演看中而成为了一名话剧演员。

“导演,你当初为什么会选中我呢?”

“因为啊,因为我觉得你的脸很有辨识度呢,而且也特别符合那个角色。”

导演无意的一句话让许未男越来越坚信自己的独一无二。过去这几年,话剧团虽然也有在全国不同的城市展开过巡回演出,但是对于许未男来说,重复地在饰演几个类似的角色渐渐地让他感到有些厌倦。他每一次来到电影院在大屏幕前看到一张张特写的巨大的脸,心里无不充满了羡慕,他多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一名像这样的电影明星。

话剧团最新的一部话剧在过去一年中已经在国内好几个大城市进行了演出,最后的十场演出安排在了X市里。几乎在X市里的每一场演出都高朋满座,在众多目光关注下的许未男自然也是越演越卖力,他在每一幕熟悉的场景中表现得游刃有余,因此在最后一场表演结束时,他们不仅收获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还有媒体人们在网络上所给予的超高的评价。

还有两天,许未男就要随着话剧团回到自己的城市里,就在庆功晚宴结束的时候,话剧团的负责人欧姐把许未男拉到了一旁,好像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单独和他说。

“未男啊,昨天最后一场演出的时候,你一定想不到谁来看了我们的现场演出?!”

“谁啊?”

“是陈克朋大导演!”像欧姐这样容易情绪激动的人说着话的时候仿佛手舞足蹈,“他昨天看完之后特地到后台来和我说你表演得非常好,非常到位,终点来咯,最主要的是他觉得你的长相气质特别符合他目前正在筹备的一部电影的一个重要角色,他希望可以由你出演这个重要的角色。”

“真,真的吗?”听到这里,许未男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有机会和陈克朋这样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无数的大导演合作,恍然如梦。

“未男啊,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啊,虽然这个角色可能只是一个配角,但是把握好了这次机会,说不定不久以后你也是个电影明星了!”欧姐拍了拍许未男的肩膀,就好像在告诉眼前这个年轻人自己对他的无限期望。

果不其然,许未男参与的这部电影上映后叫好又叫座,业内业外获得了一致好评。当中又以许未男饰演的毒贩角色获得极大的关注,掀起层层热议,大众通过网络票选将其选为二零零六年年度最受瞩目男明星。除此之外,影评人们对许未男的表演几乎也是一边倒的好评诸如“精彩绝伦的表演,不留一丝痕迹”、“丰富而有层次,当之无愧的年度最佳表演之一”、以及“教科书般的演技”等。同时在电影圈年度盛会的金孔雀奖上,许未男以毫无悬念的优势拿下了“最佳男配角”的奖项。

这样的结果是许未男从来没有想过的,也许他曾经在自己的脑海中幻想过这样的画面,但是却没有想到真的有变现的一天。他常常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自己在电影中的表现,看的次数越多,许未男就越发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中。

真是一张独一无二的脸啊,像这样的脸就应该属于这样的大屏幕才对,不是吗?

现在走在街上,不知道是不是也会有很多的人能够认出我来了?他们肯定会围着我问我要签名,要合照的,不行不行,我以后出门得戴上口罩才行,不过偶尔应该也可以通融一下,我不应该太冷漠地拒绝他们。

毫无疑问,许未男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样一种被关注的感觉让他像吸了毒一样上瘾,再也无法抽离出来。这一整年里许未男的风头一时无两,这不仅让他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同时也带给了他更多的机会。在同一年里话剧团的合约到期时,欧姐也希望许未男在大屏幕上能够得到更多的发展,因此将他推荐了圈里著名的经纪人樊姐,为此许未男也搬到了X市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

搬到X市后,一部又一部的新片找上许未男,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和广告代言,无论许未男走到何处,似乎总能看到自己的脸,在静止的海报里,在地铁站的广告栏里,在动态的屏幕,仿佛就连在梦里许未男看见的都只有自己的脸。

他望着台下拥挤的人群,千千万万张浮动着的面孔,这些面孔在一瞬间好像合成了一张脸,又突然化成了千千万万张毫无差异的脸,每一张脸都是和七年前死去的周晓冰一模一样的脸,这些脸一拥而上地扑向许未男,把他扑在地上,撕扯着他的脸。

“啊啊啊!”

“救命啊!救命啊!”

许未男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想,原来只是一个恶梦,可是为什么会是她?许未男环顾着自己新装修的房子,拉开卧室的窗帘便能将整个X市揽收于眼底之下,这不过是短短两年时间里换来的成果,他望着墙上挂着的自己的照片,那是一幅由知名艺术家为他的脸所创作的油画,深得许未男的喜爱。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许未男的经纪人樊姐。

“樊姐,怎么了?”

“你有没有看你最近上映那部电影的影评?”

“还没有呢,我这两天实在太累了,回家就睡了。”

“未男,我和你说,这简直是Perfect!Unbelievable!你演的角色在圈内完全零差评,而且观众对你的演技也非常认可!”樊姐说起话来就像机关枪一样,好不容易子弹打完刚停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达蒙影视集团现在正在筹备的一部大制作商业片首选了你和今年刚刚拿下影帝的赖新宇主演,听清楚,是主演哦!”

“哇!我,我,樊姐,真的吗?太好了!”

“什么都不用多说,OK?好好准备,一定要把赖新宇压下去!”

在和新电影的制作人正式见面后,制作人一再地夸赞许未男“你这张脸,真的就应该属于大屏幕”,虽然许未男打心里十分认同制作人的话,但还是作出了一副谦逊的模样。虽说自己将要合作的对象是影帝级的人物,但是许未男却从未看过任何关于他的作品,或者更确切地说,许未男并不将此放在心上,他认为只要自己把自己的角色完美地诠释出来,不管对手是谁都不足以掩盖自己身上独有的光芒。他心里明白,如果这一部电影能够获得成功,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事业将会迎来巅峰,他的心里感到一阵难以抑制的兴奋。

回家路上,许未男打开了手机,一条来自QQ的留言信息提醒引起了许未男的注意。他点了进去,信息留言是来自一个QQ名叫“QTA”的男人,这个男人早在七年前就加了许未男的QQ,男人自称是周晓冰的表哥,男人当时说因为看新闻知道了许未男有关于杀害周晓冰凶手的信息,因此特地通过周晓冰的朋友联系到了许未男,想了解这个案子的进展。不过在许未男说了自己实在想不起凶手长相之后,他们之间也就不再有任何联系。

毕竟许未男是一个乐于分享自己生活的人,他希望周围的人知道关于他的一切,在成为电影明星之前,许未男常常将自己的生活动态分享到QQ空间里。而周晓冰的表哥每当许未男有更新时,总是第一个出现在他的空间访问列表中,许未男心想也许他也是因为迷恋自己的脸而默默关注自己的一个小粉丝。如果不是看到这条信息,许未男几乎已经完全忘记这个无关重要的陌生人,信息上写道:“许先生,您好,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是七年前那宗谋杀案被害者周晓冰的表哥,我最近得到了一些关于杀害晓冰凶手的消息,不过我想还是需要您的当面确认我才能放心通知警察。听说您搬到X市了,我也正好住在X市里,如果方便的话,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约个时间碰个面呢?我也不想打扰您,不过毕竟人命关天,希望您可以体谅。”

案子已经过去七年,但是许未男总觉得自己似乎还是一直被牵连在这个案子里。许未男左思右想,他想到以自己如今所拥有的知名度,如果这样的一个小忙都不愿意帮,万一被人传到新闻媒体处,那么对自己只会是百害而无一利。虽然不情愿,不过他最终还是答应了周晓冰表哥的请求。

他们见面的地点选在了浦西路上一家并不起眼的餐厅,许未男一路上戴着棒球帽和黑色口罩低头走路,生怕自己太受关注而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是看到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把自己认出来,他的心里又感到十分失落。

提前预订好的位置被安排在靠近东南角的地方,当许未男坐下时,整个餐厅里十多张桌子只坐了三分之一不到的人。斜对面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也和许未男一样坐着一个男人,男人戴着一副墨镜,许未男心里认为自己才应该是那个戴墨镜的人,不过又总觉得在室内戴墨镜显得多少有些刻。他想这样的人要不是故作样子,要不就是一个瞎子或者刚失恋的人。

许未男看了看表,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他再次打开QQ,仍是一条信息都没有收到。

他该不会是放我鸽子了吧?这都半小时了,要我这样的大明星等他那么长时间,他面子是有多大?

许未男有抬起头,望了望远处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男人是在默默地盯着自己看。他心里又琢磨着,那个男人是不是认出了我是谁?就算他认出我不也应该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吗?许未男生怕对方起疑,于是便不再往戴墨镜男人的方向看去,转而翻起了菜单,决定自己先点些什么东西来吃。

服务员端着许未男点好的扇贝色拉和法国进口的苹果酒上来时,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许未男心想如果吃完这些东西,周晓冰的表哥还没来的话,自己就不再继续等下去了。就在东西吃了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从许未男的身后传来。

“您好,这是您的帽子吗?掉到地上了。”男人把捡起的黑色棒球帽递给了许未男,许未男完全没有意识到戴墨镜的男人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的身后,不过此时的他已经脱下了墨镜,两笔浓眉下一双虎目正注视着许未男。

“啊,是我的,谢谢啊!”许未男接过帽子后总觉得男人有些眼熟,可是却又想不起来自己是否真的见过这个人,当他想再多看一眼时,男人已经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消失不见了。许未男转念一想,算了,毕竟这样的大众脸随处可见,自己想不起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一个多小时候过去后,周晓冰的表哥还是没有出现在餐厅,许未男十分不满地独自离开了,当他回到家时才收到周晓冰表哥给他发来的信息,说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有事走不开,而且有些事情需要确认清楚之后再来麻烦许未男之类云云。

真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人,还说什么人命关天,估计自己压根就没放心上吧,浪费我的时间。

一个星期后新电影的开机拜神仪式,许未男终于和片中另一位男主角的扮演者赖新宇碰上了面,许未男总觉得他们好像在哪见过,他忍不住还是主动开口问了出来:“诶,你,我们是不是见过啊?”

赖新宇笑了笑,他的笑容看起来温文尔雅,但这背后却又好像藏着千万把利刃,他拍了拍许未男的肩膀说道:“你不记得了?上星期在浦西路的西餐厅里。”

“啊!原来是你啊,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许未男摸着自己的脑袋,试图化解这一刻的尴尬。

“还请你多多指教!”赖新宇依旧客气地面带微笑,礼貌地和许未男握了握手。

电影拍摄的日程已经接近尾声,在整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有时候没有许未男的戏份,许未男也会在到片场旁边观看。他觉得自己每一次看到赖新宇都好像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他的脸在不同的光线,不同的环境,以及和不同的人在一起时都似乎在产生一种不可言喻的变化,他的脸仿佛随时都会淹没在众人之中,又仿佛总显得与众不同。他盯着赖新宇的脸观看的时间越长,反而越是记不住他的脸。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张普普通通的脸,会得到如此多的赞许?

终于到了他们两个对戏的最后一场戏,在一家坐满了人的餐厅里,扮演杀手的许未男坐在角落里,他在等待,在观望,只需要杀死最后一个人,他的人生将获得彻底的自由。而他所需要刺杀的对象便是由赖新宇所扮演的一名商人,赖新宇此时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和一名穿着粉红色荷叶边连衣裙的年轻女子在愉快地聊天,女子不时撩动自己的长发,不时娇媚地痴笑,眉眼中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默默地坐在角落里的许未男紧紧地盯着那张在逆光下几近半黑的面孔,那黑色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一瞬间将许未男层层围住。他好似痉挛般环抱着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发抖,指甲不停地抓着自己的黑色皮夹克,冷汗一滴滴地从额头上冒出来。他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但他的身体仍是不听使唤般地在颤颤抖动着。

他想起来了,就是这一张脸,七年前坐在周晓冰对面的就是这一张脸,一模一样的脸,如同利刃般的弧度,眼窝深邃,鼻子挺拔,棱角分明。许未男想大声叫出来,但是却又好像恐惧得不敢喊出来,最后他摔倒在地上。

是他!杀了周晓冰的一定是他!

“啪啪啪啪啪!”随着灯光的亮起,周围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掌声。制片人走过去把许未男一把拉起,给了他一个拥抱,说道:“WOW!未男,你真的是演得太棒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被抱着的许未男仍未从刚才的情绪中跳脱出来,而不远处的赖新宇也正和他四目相对,他微笑着对许未男点了点头,同时也送给了他真诚的掌声。可当许未男这时再次望着赖新宇时,好像自己又从来都没有见过他,那一张脸在他的心里突然间又变得模糊起来,最后浮现出的是他自己的脸。

许未男最后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转身跑出了片场。

编辑:新闻 本文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