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小说 > 正文

那年芳华,流光浮动,唯念情深

时间:2019-10-11 06:35来源:小说
图片来自网络 你眼里的悲剧,或许是那些尝尽岁月洗练的同伴心里一丝可贵的温情。 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晴 没有等到2017年末的飘雪,2018还是来了。原以为,忙乱了四天之后,周末

图片来自网络

你眼里的悲剧,或许是那些尝尽岁月洗练的同伴心里一丝可贵的温情。

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晴

没有等到2017年末的飘雪,2018还是来了。原以为,忙乱了四天之后,周末终不过是常态,而盼了很久的《芳华》,可能也不得不因接连的加班而就此擦肩。

许是上天眷顾,又或者是负向磁场有变,总之,周五下午出现了转机。那一晚,我们牵手去看了《芳华》;那一晚,我想了很多很多。

观影前,断断续续看了一半的小说一直在脑海里盘旋:绿军装,白舞鞋,革命曲,大字报……满满的都是纯真年代里的柔情与执拗,纵有凉薄,亦不彻底。正如电影片尾播放的那首《绒花》,自带冬日里的寒,却在不经意间融化浸润了人心,晕开纯洁美好的旋律。

舞台、战场、街头、车站……场景变换间,文工团的少男少女们在青春的单行道上走走停停,也在时代的洪流里激荡,他们又激情,有梦想,也有彷徨,被“邓丽君式”的甜蜜冲击,也慢慢顺应了改革开放。

从政、出国、经商,或是安心做个平头百姓,无论哪一种选择,都是时代赋予他们的,也是他们自己赋予自己的。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角,又都是别人生命里的配角,像刘峰那样英雄式的人物也会有平常人的喜怒哀乐有一天也会湮没于茫茫人海;像何小萍(书中:何小曼)那样的人也能大胆追寻,奔赴战场。

容若说:当时只道是寻常。解散的文工团照见的是意气风发的黄金时代,虽不至像《陆犯焉识》(《归来》原著)中那样人人自危,也并未与王小波笔下的自由不羁如出一辙,或许更多的时候,这就是他们的日常吧?

电影结束时照例与身旁的他交流了心得,他说:片子还好,只是看后心里不太舒服,好人怎么就落得如此下场?终归还是悲剧!

其时,我的内心是平静的。慷慨激昂而又混杂着悲壮情绪的《梦驼铃》在食堂上空回荡,拼命想脱离的人们那一刻催生出的唯有不舍。人去楼空后,宿舍地板缝里的照片碎片再度被拼接一新,究竟是悲是喜?尘封的岁月被人钻出了缺口,是讽刺吗?很多自别后再未相逢,一件偷偷借走的军装引发的一系列风波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吧?

图片来自网络

多年后,再回首,纵然并不光鲜,纵然他们经历的才是赤裸裸的现实。可在车站,如果在他们身旁,我还是不得不说:刘峰有错,错在认人不清,误了半生;何小萍有错,错在有些话当年终归没有说。

他们相逢的时候,蓦地,我想起了《情深深雨蒙蒙》里的(陆)依萍与(何)书桓,劫后余生,他们前半生经历的苦难较陆何二人更加深重,对温情的敏感度自然也更高些。

好人不得福报,他们给予彼此的一个微笑,一个拥抱,或许已然是流光浮动里最深情的礼物了吧?没有结婚,只有牵手,也就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此刻,我在日本一家餐馆里小坐,温暖的灯光,旁有爱人相陪,与他们相比,已经是极大的幸福了吧?这可贵的温情啊,我要留住她……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那年芳华,流光浮动,唯念情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