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小说 > 正文

那片关草:充满阳光的童年,还有我们无边际的

时间:2019-10-04 16:27来源:小说
一 那年暑假,我和达子都在为单车鼓捣。 所谓的鼓捣,无非是到商场去看那一辆辆崭新的单车,想着如何磨爸妈给自己买最心仪的那辆。不过,我们还是煞有其事的去找摩托车的望后

那年暑假,我和达子都在为单车鼓捣。

所谓的鼓捣,无非是到商场去看那一辆辆崭新的单车,想着如何磨爸妈给自己买最心仪的那辆。不过,我们还是煞有其事的去找摩托车的望后镜,因为我们说好,要在新车上焊上那么一对,倒不是为安全起见,而是够有型。如今想起,无非有点文过饰非。那是带变速器的单车刚刚上市,而我们大概只买得起最大众化的凤凰或者永久,于是绞尽脑汁要在一些不起眼的细节上希望与众不同。

当我十几年后读历史学的时候,给自己当时的心态总结就是: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

结果还是意料之中的,我们俩的单车都没有安上那玩意。在父母看来那纯属多余,属于还没进入青春期的儿童的异想天开。我们两个当时这类的事情太多了,包括两个人坚持每星期出一份手抄报,我负责写小说,达子负责画漫画;还有要拍一部鬼片,外景和内景都找好了,达子兴冲冲地写好了剧本并准备身体力行地当男一号,扮演女鬼的是他的表妹,最后因为一哥们变卦而不了了之,之前他信誓旦旦地说能帮我们租来一摄像机,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们真把这事当事。

后来郭德纲说:夜读的才子盼女鬼。我一下子又想起了这部夭折的鬼片。当时还不知道“威亚”为何物的我们,想着让女主角爬在梯子上拍飘来飘去的镜头。如果我们当时成事的话,那可能是中国实验电影的一个很好范本。

那是90年代初。那时我们不骂娘,我们有理想,我们认真地阅读《中国儿童报》和《儿童时代》,还会为革命先烈的英勇献身而流下热泪。当我今天帮女儿收拾她的芝麻街、花园宝宝、天线宝宝的DVD时,我不由得想,NND,老子当年净被香港的鬼片毒害了,可那能怪谁呢,对港台节目的引颈相盼,和翻身求解放的农民盼红军差不多。想要的东西来得太容易,转眼就遗忘了。

所谓关草,是我们小镇对未开荒土地上长满的野草的俗称。那片地后面是个叫关屋的小村子,或许这一名称的来由是这样也说不定。在被“瘦肉精”毒害的前几年,我们已经每天早上到这个村子买猪肉了,很放心,你昨晚散步见到的那头猪,说不定第二天早上就在你的餐桌上贡献它最后的余热了。

说远了。那时候房地产还不值钱,所以大家都到这地方买块宅基地建房,爱多大有多大。我和达子都是属于这地方的小屁孩,在人家还没建房子的草地上踢球,或者在人家已经围砌起来的围墙上造我们想象中的基地。八十年代的小孩没赶上文革的打砸抢,也没赶上九十年代小孩的兴趣课,于是我们就在葵树林和关草地中大有作为。达子说,我们在基地里埋下一个秘密,等十年二十年后再挖出来,于是我们就这么干了。那草地原本是坑坑洼洼的泥潭,非常容易挖出一个一个的洞来,我们把写好的东西放进麦乳精的罐子里,再把它埋了进去。

达子说,得做个标志,不然以后怎么来找。

我说,没见过海盗埋宝藏吗?人家都画了藏宝图的,以墙基为基点,东边多少步,西边多少步。

达子说,那万一人家捡到了这张藏宝图,先挖出来了怎么办?

我瞥了他一眼,没让你写藏宝图那三个字,你不会写“藏零分试卷的地方”啊。

达子笑了,你以为我是那笨蛋大雄啊,而且我们考试的试卷都要家长签名,我藏哪去啊。说到签名,你能不能帮我签一个,我这次小测验考得不好,你给我仿一个。

那还不是大笔一挥的事情,我说。现在关键是藏哪里的问题。

就这墙基下吧,好记,也不用画图什么的。你看,这边还有小螃蟹呢,待会我们钓几个回去。

行,就埋那吧。我们要快点,等会还要回去写毛笔字呢。

我去年又回去那个装满记忆的基地,一栋装潢豪华的别墅已经拔地而起,我绕着房子转了一圈,铁门里好几双眼睛不怀好意地盯着我。那也是,最近两天老发生盗窃案,可有谁见过入屋盗窃的还带着800度的近视眼镜的?

我后来和达子说,那基地没了,我们埋得麦乳精也没了。他摸摸头想了想,没了就没了吧,吃完麦当劳我还得跑单去呢。

过了这么多年,我们还是为了一些事情而不得不忙碌着。也许在沧海一粟中不值一提,可在那做的时候,我们真的相信那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那片关草:充满阳光的童年,还有我们无边际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