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小说 > 正文

少年锦时(一)

时间:2019-10-04 16:27来源:小说
一、修神通 我还是决定鼓起勇气说出来,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尝试过修神通,修啥神通呢? 穿墙术。 我从小就喜欢没事瞎琢磨,当时的我还没受到马克思唯物主义世界观的毒害,寻思着

一、修神通

我还是决定鼓起勇气说出来,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尝试过修神通,修啥神通呢?

穿墙术。

我从小就喜欢没事瞎琢磨,当时的我还没受到马克思唯物主义世界观的毒害,寻思着这个世间的万事万物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内心想到才能够存在,当自己的心中完全将其忘记了,那么它也就不存在了。就比如一堵墙,当我心中完全将其忘记地向它走过去,那么心中无墙,现实之中自然也不会有墙,自然就会穿过去。

于是天真烂漫的我,利用中午大家都在午休的时间,就在初中的教室里修起了神通:闭着眼睛从课桌的过道里向教室后面的墙慢慢走过去,心中尽量空无一物,寂静无我。心想着这样就应该能穿墙而过了。可惜我练了一个中午的穿墙术,除了撞了好几次墙壁和几次以为穿过了,却发现还是在教室里的情况外,全无进展。当时自己的反思和总结是,因为自己杂念太多,还不能完全忘记那堵墙,致使实验失败。

本来还想着第二天中午继续练,可没想到从第二天开始,全校老师开始排班巡视,专门抓中午不睡午觉在校园里瞎晃悠的同学,我也只能就此作罢,躺在宿舍的床上假寐了。

所以我至今也没能修成这门穿墙而过的神通。

二、尝百草

小时候,我除了自己孵鸡蛋之外,还干过另外一件特别接近上帝的事。

我自幼酷爱读书,当读到神农尝百草的故事时,被神农氏舍身忘我,普度众生的精神所折服,热血沸腾的我当下就咬牙跺脚决定:“我也要为众生尝百草!”

于是那几天,我就在田间地头采各种野花野草回来挨个尝一遍。可惜除了味道各有不同之外,自己压根没啥反应。(谢天谢地,我居然没中毒)

就算是平时经常吃的蔬菜,生吃也都让人难以下咽,更别说那些稀奇古怪的野菜野花了。小时候心地纯良的我(现在依旧是)为了普度众生,这些居然都忍了下来。

可是由于尝了几天都没个成果(再次庆幸我没有中毒身亡),只能证明那些好吃和不好吃。哦,不是,应该是哪些难吃和更难吃。也没有天神下凡来赐予我分辨草木特性的神器,这事也就不了了之,没再坚持了。

三、写小说

可能每个人小时候的想象力都无比丰富,反正我是这样的。小时候的我曾经一度沉浸在自己幻想出的世界中无法自拔,没事就发呆。在别人看来,或许我一整天都无所事事。可是这一天在我自己的脑海里,已经拯救世界无数回了。

终于有一天,我灵光一现:何不将自己脑海中的奇幻世界写出来呢?

小学的时候干任何事情都喜欢拉帮结派,包括写小说这件现在看来特别文艺并且只能一个人干的事情。我叫来几个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小伙伴,告诉他们:我决定要写一本特别牛逼的小说,将来可能会被人拿来和四大名著相提并论。

被叫来的小伙伴听到我这个决定都激动万分,其中有一个不甘心风头被我一个人抢了,当下也宣布:我也要写一本和你一样牛逼的小说!其他人觉得自己可能写不了,但是对于这件新奇的事情也是重在掺和,表示要帮我们出谋划策。

编故事自然需要角色,我写的奇幻故事里的所有角色,都是用的现实生活中真实人名,而且大多是班上的同学。这样一来,我就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在班级里和谁闹了矛盾,就把他写成奸诈卑鄙的大反派;和谁是铁哥们,就把他写得正气凛然,本领高强。然后正邪两派明争暗斗,最终不出意外地邪不胜正。

我就理所当然地成了班级里最为举足轻重的人物,谁让我可以在我写的小说里掌握着每个人的命运呢。并且,那可是将来要和四大名著相提并论的小说啊!

写作者需要异乎常人的持久耐力,所以村上春树会用坚持跑步来锻炼这种能力。可当时拥有丰富想象力的我,却缺乏这种能力。再加上自己写了几章便感到下笔词穷,虽有故事情节作为骨架,却难以构建血肉。这部将来要和四大名著相提并论的伟大小说,最终结局也只能是胎死腹中了。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少年锦时(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