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小说 > 正文

被伤害过的人,很难再去爱别人

时间:2019-10-08 02:04来源:小说
文/追风筝的哈桑 被伤害过的人,很难再去爱别人。 我曾经甚至都没见过大海,然后生活便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小飞和我讲述他的故事的时候,眼睛盯着不远处,冬天的风吹起路

文/追风筝的哈桑

被伤害过的人,很难再去爱别人。

我曾经甚至都没见过大海,然后生活便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小飞和我讲述他的故事的时候,眼睛盯着不远处,冬天的风吹起路边的白色塑料袋,如同每个人都未曾预见的人生。

你永远不知道你会遇见怎样的父母,出生在怎样的家庭,降落在哪一座不知名的大山和城市,这句话听起来带着几分玩弄宿命的味道。

老兄,你这种讲故事的语气像极了卡夫卡的小说,我说。

他笑了笑抬起清澈的眼睛问:卡夫卡是谁?听起来像一个漫画里的家伙。

小飞总希望自己是一个有钱人,但是他却出生在了或许是中国最贫穷的地方,记忆里到处是灰色和黄色,不要想歪了,是那种泥土的颜色。

庄稼人每天早上四点多就会起床去地里,一年到头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反正好像不管怎么努力都赶不上孩子交学费的日子。

太阳每天冷漠的升起,然后无情的落下,庄稼人会祈祷太阳晚点落下,因为还有一个角落里的杂草没有锄完,似乎那些杂草永远都锄不完。

是不是每一个贫穷的家庭里都会有一个混蛋的父亲?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了眼睛后面全部的灰色,那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颜色,但那也是像他那样的人该有的颜色。

小飞和我一起长大,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最后甚至和我走进了同样一所全中国最垃圾的大学,每次他看着自己小腿上的那道伤疤时总会情不自禁的说起过去的故事。

书上曾说,想知道一个人的故事,就从他的伤疤开始说起。

那是夏天的一个夜晚,该死的星星躲藏在云层背后,整个山村安静的听不到一丝声音,用小飞自己的话来说:真他妈的安静呀!

小飞的父亲是一个赌鬼,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赌鬼,在小飞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差点把他的母亲输给别人。

你最好别摊上一个赌鬼父亲,但更别摊上一个爱喝酒的赌鬼父亲。

一个赌鬼父亲可能还会因为愧疚而关爱自己的家人,但是一个喝酒的赌鬼却会因为失败而去狠狠地宣泄自己的怒火。

小飞记得特别清楚,那天他的母亲就坐在炕上瑟瑟发抖,两只手抹着眼泪。

小飞在小学的日记里记下了那一天,那篇日记的题目是《我的混蛋父亲》。

当他把这篇日记交上去的时候,老师只给了他这样一句评语:重写。

小飞的父亲拿起了立在门口的木棍,狠狠地抽在他母亲身上,是抽,不是打。

但是即使是一个酒鬼也知道,他不能直接打脑袋,因为那会一棒子打死那个可怜的女人。

小飞哭着、喊着、冲了过去护着自己的母亲。

滚!一声咆哮将小飞的身体震得冰凉。

小飞后来描述那种感觉时做了一个比喻:就像在十二月份把赤身裸体的你扔进村里那条结了冰的河面上一样。

棍子打的特别有节奏,如同一张张飞舞的扑克牌,你无法控制一个发怒的人,特别是当他还是一个醉鬼时。

但那种最有效的方式年少的小飞是永远都不会想到的,那就是杀了他。

他只是一把拽过那根棍子,夺门而去。

小飞的父亲骂了一句,然后抽出了火炉里的那根用钢筋做成的火钳子,很简单的一个动作:随手一甩,就那么轻轻一甩。

但是特别准,小飞后来甚至和我说,他怀疑自己的父亲上辈子是一个百发百中的弓箭手。

那根火钳子正好落在了小飞的小腿处,呲呲的声音就像烤肉在烤盘上翻滚那样.....

那个时候,我真的听见了某个声音,只不过充满了绝望,他说。

后来,小飞的父亲似乎是被那种撕心裂肺的声音叫醒了?

还是突然的良心发现?

又或者酒精已经失去了它的威力?

反正他背起小飞,连夜去了镇上的医院。

后来,小飞开玩笑的说,那个时候,我真希望我他妈死了。

小飞是那种很努力的孩子,但是像那样的地方,在怎么努力,你的命运都是注定的,就好像贫穷已经写进了你的骨子里,让你明白像狗屎一样的生活永远都不会有一缕阳光洒进来。

被大学录取的那天,小飞的母亲终于和他的父亲离婚了,当然不是那么顺利,作为分手的礼物,他父亲带着人打断了他母亲的一条腿。

我不知道那种野蛮的习俗现在还有没有,我希望还会有,倒不是说我的内心有多么的黑暗,而是只有这样的事情无数次的发生,才会把那些该死的关注引来,让人们知道在某一个角落里,文明的步伐还远远未曾到来。

后来的日子有些好转了,小飞离开了那片带着颜色的土地,虽然是一个依旧落后的地级市。

他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一觉,不用担心自己的父亲会用手抓着他的头发,把他从睡梦中叫醒。

曾经的种种让他变得孤僻、自傲、永远不再相信任何人,如同一座冰冷的雕塑,再温柔的水滴也无法渗透进去。

他把自己包围起来,整天躲在图书馆里,在一本又一本的文学名著里寻找着生活的意义。

他的父亲并没有良心发现给他交学费,学费是贷的款。

像我们这样的穷鬼,注定要使用哪个叫“助学贷款”的东西,最后填在某张表格的上面,然后证明你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穷人。

很多人都以为小飞会努力改变自己地生活,兄弟别傻了,那他妈又不是小说!

他从来不和任何人交流,只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很多人都讨厌他,当然不是因为他穷,而是因为他穿的实在是像一个十足的土包子。

后来,他迷上了游戏。

再后来,他逃课、打台球,学会了曾经电视上看到的一切。

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人。

好人?

哈哈。真有意思,你居然会要求我成为一个好人?哈哈哈哈。

小飞说这句话的时候,居然笑的像一个孩子,我想,那应该是他最快乐的时刻了。

毕业的时候,小飞说他要去上海。

啥时候回来?我问。

等我有钱了就回来,或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他看着远处的风,我知道他看的不是风,而是飞舞在风中的那只白色的塑料袋。

被伤害过的人,很难再去爱别人。

我想起了《奥斯卡瓦奥美妙而短暂的一生》里面的每一个人。

我们注定是一个失败者,永远不会燃起逆袭的火焰。

但是即使是像奥斯卡那样失败的家伙,最后仍然还是走出了勇敢的那一步。

后来,我成为一个作家,习惯了用文字去记录生活。

以后的某一天,我总会想起小飞常说的那些话:

你无法选择自己的家庭,你无法选择拥有什么样的父母,你无法选择做一个富人,你更无法知道这辈子是不是注定是一个穷人.....

但是我想在后面加上几个字,至少写文字的人总以为他们足够的浪漫,以为生活就像小说那样充满了神奇的逆袭,但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加上那句话:

我们无法选择,但我们可以忍受,直到心灵变得强大,强大到足以忍受整个宇宙以及宇宙里的全部痛苦。

就像那个在圣地亚哥海上捕鱼的老家伙,最后证明了自己钓到了一条名叫“奇迹”的大鱼。

人可以被杀死,但永远不会被打败。


我是哈桑,每一次写作都是对心灵的探索,感动那些不为人知的角落。笔芯,下次见。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被伤害过的人,很难再去爱别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