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小说 > 正文

是不是人生中什么都不晚,还可以做点什么 -读《

时间:2019-10-06 09:48来源:小说
   当作者在最后写到斯特克利特夫人以及子女纷纷过上原先计划的体面生活时,斯特里克兰儿子故作深沉地对父亲的“惨死”表示到“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者却笔锋一转

    当作者在最后写到斯特克利特夫人以及子女纷纷过上原先计划的体面生活时,斯特里克兰儿子故作深沉地对父亲的“惨死”表示到“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者却笔锋一转,想象着斯特里克兰和爱塔生的孩子在海边的自由徜徉生活——

    “……我看见他和别的水手跳起舞来,在咿咿呀呀的手风琴乐曲中,他们疯狂地舞动着。上方是蓝色的天空,闪烁的星辰,周围是浩荡无比的太平洋。”

    我隐约感到作者在此鲜明的比较是有着某种特别的意图。

    几乎是凭着对主人公及其原型人物保罗高更的传奇经历的极大兴趣,促使着自己一刻不停地读完这本小说。但是在缓缓叙事中,自己其实可以深刻地感到主人公斯特里克兰为着内心按捺不住的创作的热情,不顾世俗的眼光,在四十岁“高龄”离开股票经纪人的稳定事业和家人,勇于去追求自己想过的画画生活,去到那个魂牵梦绕的理想远方。这种勇气,何尝不是这个年代最稀缺的东西。

    曾几何时,在那个思想解放的年代下,人们是多么热切谈论理想,谈论意义,伴随着市场经济浪潮的袭来,缔造那么多的传奇。但似乎越是在当下,当一个人谈到理想的时候,要么被人冷嘲热讽,要么被冠以获得多大名利权位的世俗标准。什么“成功其实可以复制”以及“我的成功不是偶然”等等的陈词滥调充斥着大街小巷,似乎人人追求成功,其实只是在乎成功背后的那些财富、地位和权力。追求这些东西本没有错,但如果把这些东西等同于理想,束缚了内心自由,人反倒成为了这种世俗标准的奴隶。我不知道这能否称之为真正的成功,或者幸福?

    真正的成功,是否实际上只具有个体意义,只有当事者他自己主观上能判定?或者说真正的成功是与个人内心自由紧密相联的,这种自由已经摆脱了世俗眼光,当事人只是去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反倒是这种活法下所获得的世俗成就变成了一种意外?

    我尝试着从小说中寻求文字来印证我的疑问。

    “我承认这种生活有其社会价值,我明白循规蹈矩未必不是幸福。但血气方刚的我想踏入更为狂野不羁的旅途。我认为我应该提防这些安逸的快乐。我心里渴望过上更危险的生活。我随时愿意奔赴陡峭险峻的山岭和暗流汹涌的海滩,只要我能拥有改变——改变和意料之外的事物带来的刺激。”

    “也许在潜意识里,我们很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看法去左右别人的行为,因而会憎恨那些不受我们影响的人。”

   “每个人在世上都是孤独的。他被囚禁在铁塔里,只能通过各种符号和同类交流,可是这些符号没有公认的标准,所以他们的意义是模糊而不确定的。我们可怜地向他者传送宝贵的内心感受,但他们没有能力去接受,于是我们变得很孤独,齐肩并进却又形同陌路,无法认识我们的同类,也无法被他们认识。我们就像身在异国的游子,他们对该国的语言所知甚少,尽管心中有许多美丽而奥妙的意思要表达,却只能借助会话手册上那些陈词滥调。”

    我承认斯特里克兰是一个抛弃妻子、不负责任的混蛋,也可以说是一个穷困潦倒的流浪汉,还可以说是一个完全无视外界评价,太过于我行我素的疯子。他身上时刻带着矛盾,粗鲁和细心,无赖和纯粹,魔鬼和天才。他在抗争世俗的道路上一条路走到底,死后居然意外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我相信他并不在乎这个,而且在他最后闭上双眼时一定是满足的,满足于那种他一直向往的灵魂状态。

    看过他的经历很难让人不去反思自己的生存状态。有的时候我在想,现在越来越浮躁的社会下,人们似乎过的是一种“格子人生”,数不尽的外在格子,从育婴箱到父母放下的温室,再到白天在写字楼的格子里,费尽心机登上更高的权位格子,晚上回家在费劲一生心血买的房子里,直到最后的骨灰盒子。也包含很多内在格子,过去的经验和偏见,贪婪,嫉妒,恐惧,虚荣,面子……每个格子都是一种束缚,直到最后人被生活和世俗观念绑得严严实实。我不知道这是人生的应有状态,还是人生的异化?或者说斯特里克兰过的生活才是一种异化?

    如何处理内在与外界的关系是一个永恒的哲学命题,也是一个人生难题,但这个难题只能个人自己才能根本性解决。斯特里克兰过的生活不是标杆生活,也不是反面典型,只是一个提醒,提醒世上那些心中还存一丝理想,还不愿意完全苟且于平庸生活的人们,是不是在如此漫长其实短暂的人生中什么都不晚,还可以做点什么?

图片 1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是不是人生中什么都不晚,还可以做点什么 -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