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股票 > 正文

狮城情缘 27

时间:2019-12-05 15:13来源:股票
狮城情缘 目录  第二十七章 一错再错 你若问我为什么要一错再错?我也答不上来,好比洗头洗到一半,总得洗干净吧?否则顶着一头泡沫要何去何从? 冯主任答应我做完“那件事”,

狮城情缘 目录 

第二十七章 一错再错

你若问我为什么要一错再错?我也答不上来,好比洗头洗到一半,总得洗干净吧?否则顶着一头泡沫要何去何从?

冯主任答应我做完“那件事”,隔天汪医生就能到眼科报到,一切顺利的话,参加五月份的考试绝对没问题,至于将我调到体检部一事……只有院长和HR说得上话,这不在他的权力范围內。

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我和冯主任约了下午一点见面,他从医院溜出来,然后在离我家十分钟步行距离的便利店接我。我拎了个大型纸袋(里面是撩人的米色低胸晚礼服),偷偷摸摸地出门,路上不巧遇到相认的邻居还得装作不认识,好比谍战大戏。

在REQ的医生群中,內科冯主任并不显突出,我是说他长着一张大众脸,一米七的身高,不胖不瘦的身材……除了身上的狐臭和油腻感之外,很难让人有深刻印象,直到他将车子开上格兰芝路上的高级住宅区时,我对他的评价才稍有改观,原来他也是隐性富豪呀!

“ 那是莱佛士女子中学,看到没?” 冯主任手指着右前方的黄色大楼,“ 如果不是为了女儿,我们不会把房子买在‘彭美华庭’,太贵了,每尺近三千新币哪!”

接着他把豪宅的优势介绍得巨细靡遗,宛如房产中介:这楼盘距离乌节路地铁站和世界城购物中心只有八、九百米,往东是繁华商圈,往北是使馆区,周边除了本地名校莱佛士女子中学外,还有ISS国际学校、新加坡女子小学及英华小学等,Gramercy公园也近在咫尺……

“ 你女儿真幸福。” 我说着应酬话。

“ 才14岁就有96公分的大长腿,脸也长得像她妈,漂亮的很,把莱佛士书院的男生迷得神魂颠倒,我不得不让家务助理每天接送,好赶走那群苍蝇。”冯主任继续吹嘘。

“ 还好这个点你的漂亮女儿不在家,否则就不好解释了。”我冷冷地说。

“ 是,是,” 他略显尴尬,“ 现在家务助理也不在,我打发她到燕窝工厂拿货,而且叮咛她得盯着洗燕师把燕毛和燕头都洗干净,估计往返也要三个小时以上。”

他像交待什么似的,在我耳中却是即将巫山云雨的告示。

————————————————

晚班从下午四点到午夜零时,我和冯主任进入医院大厅时刚好差一刻钟四点,还好没迟到。我刚松了一口气,忽然看到汪医生往我们这边走来,顿时慌了,五官科不是人满为患吗?他怎么有时间出外“溜达”?

“ 汪医生,” 冯主任向他招手,“ 正要找你呢!”

完了,就要东窗事发了……

“ 什么事?” 汪医生看看冯主任,又看看立在主任身后的我。

“ 明天调你到眼科,你在五官科待太久了,” 冯主任拍拍他的肩膀,“ 小伙子不错,加油!我看好你。”

他呵呵一笑后离开,留下我和汪医生四眼相望。

“ 怎么回事?” 他问。

“ 什么怎么回事?” 我的心跳得好快,“ 噢!那件事,你也听到了,你被调到眼科实习,恭喜了,呵呵!”

相对我的“强颜欢笑”,汪医生却是一脸寒霜:“ 我问妳,冯主任为什么无缘无故调我离开五官科?妳……做了什么?”

我答什么都没做,是他表现好,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没说也没做,和主任一起进医院纯属偶然,碰巧在停车场遇上的,他刚回家一趟……

越描越黑说的就是我,眼瞅着编不下去了,我赶紧借口上班要迟到,拜!

———————————————

一连几天都没看到汪医生,我放下心来。

眼科部的主治医生个个“慈眉善目”,他无庸连续值两个班讨某人欢心,这是好消息!

———————————————

今晚我值大夜班,从凌晨到早上八点,辛苦不在话下。

“ 看来二月份我们基本睡不到一起了。” 老公早餐桌上说。

“ 嗯!储藏柜里有谷物,是你喜欢的牌子,如果吃腻了就到诊所旁边的食肆吃早餐,有油条、烧饼、豆腐脑等,晚上回来我煮好吃的等你。”

郑之龙很满意我的回答,他把鸡汤细面囫囵吞下肚,抹了一下嘴角,然后起身准备上班。

之所以刻意讨好老公是因为爸妈今天下午到,他们来新加坡与我共度农历新年,我希望到时他“赏脸”,别让我下不了台。

郑之龙走了之后,我到新加坡最高端的超市Market Place采买,近一年没能承欢两老膝下让我感到很内疚,所以想在食物上面做补偿。我挑了最新鲜的食材,还买了父亲爱喝的五粮液,飘洋过海而来的中国酒在价格上贵出很多,但我不在乎。

回到家后,该洗的洗,该切的切,眼看时间不早了,我脱下围裙赶搭东西线地铁至樟宜机场接爸妈。

———————————————

老公回家时,母亲正将炸好的桂鱼淋上热气腾腾的卤汁,吱吱叫的声音,活像松鼠在哀嚎。

“ 我爸妈来了,” 我接过他的公事包,低语,“ 打声招呼吧!”

郑之龙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喊了声:“ 爸、妈,你们来了。”

相较女婿的冷漠,我爸妈可是热情洋溢,问他累不累?要不要喝口水?马上就开饭了……

老公答不累、不渴,然后转身提醒我吃饭时再叫他,他上楼去了。

“ 之龙怎么了?很不高兴的样子。” 母亲一副戒慎小心的样子。

看她一下飞机就赶着将我手上的活儿接过去,头发乱了,满脸油光,却还关心自己女婿的心情起伏,我突然想哭。

“ 没事,可能在诊所受了气。”我安慰母亲。

———————————————

应该是和乐温馨的一餐,却被郑之龙给破坏无遗。

“ 桂鱼多少钱一斤?什么?!三十新币?妳也太不会过日子了。”

“ 怎么不买葡萄酒?十新币有一大瓶,这五粮液在新加坡可贵了,早知道就从中国带回来,省不止一半的钱。”

“ 我们平常吃饭基本不超过三道菜,像这样的‘宴席”绝无仅有。”

“ 刚开了家私人诊所,贷了一大笔钱,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还完,借贷人是我们夫妻二人,所以不光是我个人的问题。”……

真不知道郑之龙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候讲钱,让爸妈胃口尽失,可惜了一桌好酒好菜。

“ 你……省省吧!不是刚买了个所费不赀的水晶吊灯挂在诊所大厅吗?” 我没好气地说。

老公答那不一样,病人进入高大上的诊所,掏钱才会爽快,说到底,这是投资,懂不?

听到此,父亲开口了:“ 我不知道你们的经济状况,看样子小媛在这个家要非常小心用钱。你放心,我们这次来主要是家人团聚,伙食和住宿费多少会添点儿,只会多不会少。”

“ 爸,你说啥?” 我急了,“ 来女儿家住还谈钱,太见外了。”

说完,我望向自己的老公,希望他也表表态,然而他却把眼光落在蚝油牛肉上,吃得津津有味。

“ 没事,”母亲微笑,“ 我们多年前买的股票涨了,每个月还有退休金,平常也没什么开销,旅游度假不也得花钱,哪有来女儿女婿家过得舒心?”

有了两位老人的承诺,郑之龙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不仅劝我父母多吃点儿,还跟父亲干了好几杯五粮液,整个人轻松许多。

—————————————————

我在厨房里洗碗盘,母亲帮着擦流理台和炉灶,只听见哗啦啦的水声及碗盘碰撞的声音。

“ 之龙对妳好吗?” 母亲还是问了。

“ 好。” 一答完,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啪啦啪啦地往下掉。

“ 要真过不下去就跟我们回家吧!”

母亲说回“家”,我才发现在新加坡我没有“家”,充其量只是住在一栋华美的宿舍里,没有爱和关怀,只有利用与折磨。

“ 回去不过是一张机票的事,但我不甘心就这么灰头土脸地离开。” 我拭去泪水。

“ 唉!当时看郑之龙老实巴交的,没想到是只披了羊皮的狼,早知道该多看看,妳舅舅的公司就有几个不错的小伙子……”

知道母亲又要说些“事后诸葛亮”的话,我赶紧表示自己上大夜班,得走了。

“ 让之龙送妳一程吧!” 母亲很不放心。

“ 我向来自己打车。” 我答。

听见母亲在我身后长叹了一口气,再也没有比那个更无奈的了,唉~

下一章 年夜饭

编辑:股票 本文来源:狮城情缘 27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