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股票 > 正文

我站在山顶然后跳下去杀死自己。

时间:2019-12-11 02:17来源:股票
1·他什么也都不怕。 他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名字简称HL罢。 HL是广东人,高考大省,考到人民大学实属非常不易。 大一新学期,开班会,班里八个男生之一的他,并不是那么显眼。

1·他什么也都不怕。

他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名字简称HL罢。

HL是广东人,高考大省,考到人民大学实属非常不易。

大一新学期,开班会,班里八个男生之一的他,并不是那么显眼。

安静,大眼睛,面色平和。

大一还偶尔能在专业课看见他,从大二开始就很少见他上课。

他基本上都不来上课,后来听说,在寝室看书,琢磨自己的东西。

今年大四了,要毕业了,他不出意料的延期。

但是整个三年,有时候班级聚餐,又因为有一节中国古典哲学课在一起上,从没见过他颓靡或者着急的样子。

有时候哲学选修课我缺席,他也会在我没跟他说的情况下帮我请假。

大三时候我们全院去南京考察实习,又恰好和他一个车厢,四个女生两个男生。

空调冷,就默默从行李拿出几件外套要我们披上。

晚上睡觉的地方不够大,为了让女生睡得伸展一些,就一夜那么坐着。

一起坐电梯永远手扶着门让所有人先出去,下车时候女生有行李一个人帮拿好几个人的东西。

这是一个院里老师不解四年的男生,不去上课也不去考试,自己追求自己的意义。

后来在毕业散伙饭的时候听同班另一个男生说,他原来这四年也并未荒废,研究投资和股票,不少利润和心得,他的父亲温暖又善良,尊重孩子的一切决定,当然了,也揪心过,不理解过,但是最终HL的结果和成绩都让他满意。

人民大学是太多人梦寐的学校,大部分人进来后依旧遵循身边人的期待,按部就班,你追我赶,而HL可以那么勇敢的停下来,去思考自己的思考,安排自己的安排,不赶趟,好厉害。

大学四年,眼见牛人无数,但其实心底最敬畏的,是敢于诘问已有规则和保守观念的HL.

你瞧,本已人中龙凤,再熬个四年六年,按照人们的希冀度过精致又漂亮的一生。

可他偏不,偏要自我毁灭,推倒重来。

无所谓向众人自圆其说,或自欺欺人。

2·我想尝试新东西。

我的现任直属领导是个32岁的女人,姓孟。

在原来的部门,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就把公司的销售额做到业内第一,基本上形成了垄断的形势。

可想而知她的薪水也一定极其厚实。

可突然就被调到新项目,从头做起,一无所有,只拿基本工资,是原来工资的五分之一。

在北京这个地方,大部分人,30岁左右都是企业的中高层,然后就是本着干到退休,去进修一下,再提高一下管理功底。

绝大多数男人在这个年龄,都很难有推倒重来的勇气,何况一个女人。

问及如何最终使自己做出这个决定,她说:

“我想尝试新的东西,而且我猜这也不会是咱俩最后一份工作,等这片天下打下来,又把我们发配到下一个战役。”

于她而言,没有什么是永恒和必须,从头做起是因为有足够自我革命的底气。

早已站在山巅,轻身一跃又回归原点,带着不灭的激情和勇气。

于是我想,不如就一次次站在山顶然后跳下去杀死自己。

不如就一遍遍刷新经历。

因为说到底,你只有一生之期。

编辑:股票 本文来源:我站在山顶然后跳下去杀死自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