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公益 > 正文

人在驴途——秦岭迷雾(小说连载)

时间:2019-10-12 10:39来源:公益
写在前面的话 : 本故事虽然是以秦岭为情节展开的活动场地,但是故事中的秦岭未必就一定是现实中的秦岭,故事中的地方也未必是现实中的地方,关于地名,地形,地貌,地点,本

写在前面的话

本故事虽然是以秦岭为情节展开的活动场地,但是故事中的秦岭未必就一定是现实中的秦岭,故事中的地方也未必是现实中的地方,关于地名,地形,地貌,地点,本故事的所有集体作者都有借鉴,杜撰,演绎,引申的权利,因为故事中的秦岭“一定不是”现实中的秦岭。

关于故事中的情节和人物姓名,纯属杜撰虚构,都是为了故事情节需要,用谐音或者寓意暗示人物的身份和性格,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楔子

秦岭是横亘于中国中部的东西走向的巨大山脉,西起甘肃,东到河南,全长1600公里,南北宽数十公里至二三百公里,面积广大,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陕西境内的秦岭中段主体为太白山(海拔3767米)、鳌山(海拔3476米)、首阳山(海拔2720米)、终南山(海拔2604米)、草链岭(海拔2646米)。山体横亘,对东亚季风有明显的屏障作用,是气候上的分界线,又是黄河支流渭河与长江支流嘉陵江、汉江的分水岭。

几年来,户外运动快速发展,秦岭穿越已成为驴友周末和假期最快乐的事了。秦岭里的许多徒步路线慢慢成为经典,老驴们隔三差五走一走,找找路上的回忆,新驴们激动于终于要踏上那神奇的地方。于是,就有了传说中的太白山、鳌山、首阳山,传说中的平安寺、大寺,还有那大爷海、老庙子、都督门、药王庙......。

第一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蓝田,自古以来就以盛产蓝田玉闻名遐迩。蓝田山位于山西东南部,属于秦岭山麓,从蓝田山往西南方向是一段非常险峻的所在——箭峪,箭峪主峰箭簇岭海拔并不高,但是怪石穿行其间,像一簇簇箭羽直指苍天,所以这里成为了背包客们徒步旅行的极佳场所,从蓝田翻越箭峪两天的时间就可以到达渭南,其间可以欣赏箭峪的箭簇石林,还可以领略梁顶起伏的大片草甸。

此刻,箭峪东边山麓半坡上正活跃着一行背包客,他们装备统一,都是清一色的橙色队服,背包上插着各色的小旗子,印着某赞助商的标记。显然这是一群专业徒步旅行团。

因体力的不同,这个队伍拉的很长,都三五成群的相互照应着前进着。

临近中午,前面的队伍在一处较为平坦的开阔地陆续的停下脚步,开始休息恢复体力,到的早的已经开始准备烧水煮饭了。

领队金枫和副领队齐林正在招呼大家有秩序的寻找落脚点,一组组的清点人数。

金枫:“齐林,梅哲呢?”

梅哲算是金枫的忠实粉丝,自从结识金枫之后跟着跑了好几趟著名的名山大川之后更是对金枫佩服的五体投地,无论如何都要拜师。金枫无可奈何就胡乱的应承了,从此以后梅哲就管金枫叫师傅了。

齐林:“肯定在后面呢,没看金桐也没到呢嘛?梅哲肯定和金桐在一起,你那妹妹不知道又耍什么赖呢,以前都是第一梯队,这次咋掉最后面去了?”

金枫:“是啊,这次有点奇怪,从昨天集结点,她那同学到了之后就不咋露面了。估计是有什么事儿。等等再说,先安排大家休息,吃完饭后让大家先进行一个大休息,吴总那边我去关照着,你看看钟老那边,老教授年纪大怕体力吃不消。”

齐林:“你看钟老,吴总都没到呢,他们还是不太适应这样大的强度吧。这才开始,到后面那鳌山太白山线咋整?”齐林操着一口东北口音,略带一点忧虑的问金枫。

金枫:“不管那么多,毕竟人家出资赞助的这次活动,咱只管赚咱的钱,干好咱的活儿,就行了呗!”金枫说到“活儿”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加重了一下语气。“实在不行走不动他们还有自己的学生和随从呢,咱们做好自己事儿,保证给养充足,安全不出问题就行。”

金枫说完,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暗暗数了数,这里大部分都是曾经一起走过的驴友,有些新面孔也是在网上经常沟通交流的,也算比较熟悉。想到这,金枫心里突然一紧:昨天在集结点,通过梅哲突然临时加进来的那小子,看着挺精神的,可是从来没见过。虽然梅哲再三保证是好哥们儿推荐来的,人没问题,但是为啥看着体力这么好,却从来没在任何论坛或者社群里见到过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呢?金枫自视记忆力还是很强的,特别是做这一行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丝毫不敢出差错。一直没有出什么问题,就是小心加小心,一般人是进不了他的队伍的。

想到这,金枫四下看去,却没有发现那个临时来的家伙。不由得顺着来路看了一眼,远远的看到一行几个身影,不用问就是落在最后的梅哲和金桐他们了。昨天看那小子看着挺结实的,原来也是个软蛋,不中用啊。金枫嘴角一动,不经意的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的笑意。

“哎,他们都快到了,大家先吃东西,休息,一个小时后我们出发!”金枫冲大家喊道。

虽然是一个队伍,但是人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同伴儿,经常徒步的人是都不会单打独斗,独自出行的。都会找人结伴同行,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少背很多东西。比如两个人一起就可以只背一个双人帐篷,三四个人共用一个炊具炉灶,共用一盏营地照明灯等,这样就可以减轻负重,把更多的背包空间装更多的途中给养。必备的水,粮食还有丁烷燃气罐,带的越充足越好。

不一会儿,梅哲和金桐一行人都走近些了,金枫远远地迎了上去,离挺远就大声招呼着:“吴总,怎么样,还吃得消吗?好久没这么大强度运动了吧?哈哈哈!”金枫沙哑着的尖嗓子,笑的让人有种汗毛倒竖的感觉。

户外活动虽然锻炼身体,但是经常大强度的户外徒步旅行常常会给身体造成一些不可修复的伤害,比如膝盖半月板损伤,常年背负重物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膝盖半月板的磨损会很严重,所以一定要注意保持正确的走路姿势,利用好手杖等工具,减少对膝盖软组织的冲击。再有就是途中缺水,长时间干渴,会给咽喉造成损伤。还有就是皮肤被紫外线灼伤,很难恢复本色。有专家说,皮肤的记忆力是最好的,如果遭受过多的晒伤,虽然及时保养回来了,等到年纪大的时候会更严重的爆发皮肤问题,所以野外防晒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迎面的队伍中一个中等身材,体态略微有些发福的汉子挥了挥手杖,回了一声:“还好啊,哎呀,金总,我这体力可不能和你比啊。”说话间顺手摘下浓黑的墨镜,顺势揉了揉眼睛,或者是由于突然间强光的刺眼,眼睛有意无意的眯缝了起来。

吴广富,来自东部沿海的大城市深州市,经营着一家国际贸易公司,这次活动就是由他发起赞助的。

吴广富管金枫叫金总,其实不是客气,实际上金枫不仅仅是一个专业驴友,他名下也有自己的产业,他的在全国各地主要景点都有自己的旅游公司,并且在朋友圈经营着自己的微店,给驴友们提供又实用,又性价比高的户外装备,不但赚钱更是让他赚足了名气。

金枫走上前,和吴广富虚握了一下手,拍了拍吴广富的肩膀,看了一眼他瘪瘪的背囊,又看了一眼身边几个随从,没有做声。

金枫和其他人点头致意了一下,又转向后面的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

“钟教授,您老体力可真不一般啊,这年纪了,体力丝毫不输年轻人啊!”金枫客气的说。

钟教授摆摆手说:“哎呀,和你们年轻人比不了,我这体力还行,好在因为工作原因,这些年没少在这大山里走路。不过平时都是在保护区有车可以坐。这次徒步进来也是近年来第一遭啊。到秦岭寻找野生大熊猫,亲自勘察他们的生存环境,是我一直以来最想做的课题,苦于一直没有具体的数据支撑,也是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啊。”说完看了一眼身边两个学生。

话音一落,前面的吴广富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了。

金枫赶紧说:“钟教授,您可别这么说,我们大家伙还得感谢您和吴总的赞助支持呢,你看你,您做的是公益课题,却自己掏腰包赞助我们,我们感激之余还得佩服您老的这种敬业精神呢,是不是?”

钟教授摆摆手,说道,“咱别客气了,继续走。”

钟教授,钟林,是西南某著名大学的教授,野生动物专家,特别是近年来在研究大熊猫放归野生条件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是国内知名的大熊猫研究领域的专家组成员。这次就是为了攻克大熊猫放生后创造真正的生存条件这个难关,亲自来秦岭腹地寻找野生大熊猫的踪迹,并且了解野生大熊猫的真正生存环境。

不消片刻,大家就都走到休息点了。

金枫招呼队伍中一个俊朗的戴眼镜的小伙:“小哲,你清点下人员。”

被叫做小哲的眼眼镜男就是金枫的徒弟梅哲,“好嘞,师傅!”梅哲应了一声。

梅哲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两瓶水,顺手递给旁边的两个女孩。关心的说:“来,金桐,给你水,白芷,接着,你的。”

梅哲拿出人员名单,转了一圈,回来给金枫报告:“师傅,名单上的人都在,不缺。”然后转身就朝金桐、白芷那俩女孩的方向走。

“等等”金枫叫住了梅哲。

梅哲回头,疑惑的看着金枫“怎么了师傅?”

“还问我怎么了,名单人都齐了,昨天你临时加进来的那个叫袁兵的小子呢?我怎么没见着呢?”金枫盯着梅哲问道。

梅哲四下看了一圈,“哎哟,真没在呢?”倒吸了一口气凉气,梅哲一摸脑门,脑门上的汗,刷的一下出来了。“我想起来了,好像刚才他说内急肚子疼,去路边方便了,还说会撵上我们的。可是我们路上这波人走的都不快啊,我以为他早都跟上了呢。”

“放他妈的屁,你干什吃的?光顾着和金桐聊天了吧?亏你还是个领队呢。人没了都不知道。”

“额!”梅哲脸憋得通红不敢说话了,只得怔怔地看着金枫。金枫从来没有和他发过这么大脾气。

“要不我回去找找吧,师傅。”梅哲见金枫半晌没出声,主动说。

“哼,找?早干啥去了?先吃饭,等等他,一会儿跟不上来再去找。”金枫撂下一句话,去和齐林吃饭去了。

梅哲讪讪的低着头,去金桐那边,金桐正拿炉头,准备烧水煮面呢,梅哲接过一应家什儿,干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大家都饱餐完毕,各自找阴凉地,或者支开天幕遮阴,躺着休息了。

还没见袁兵跟上来,梅哲有点慌了,找金枫说:“师傅我去找找袁兵吧,别真出什么事儿,这真要有个三长两短,咱都得负责任啊!”

金枫:“别胡说八道,什么三长两短,你知道什么是三长两短,打棺材用的板料是三长两短的,三长两短就是死人的说法,别瞎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看着梅哲有点慌,金枫又说道:“是得找,你说的没错,虽然是临时加入的,但是既然人在咱们队伍里,出了事儿,咱就得负责任啊。你自己去不行,齐林和你一起去,再叫上几个体力好的朋友一起去找,特别是刚才过的鹰嘴口那里,看看有没有失落的痕迹。”

梅哲心里腹诽:“不让我说,自己一气儿说了多少遍啊!”自知理屈,又不敢做声,过去找齐林叫了几个熟悉的驴友去寻人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几个人都回来了,表示没找到人,最危险的鹰嘴口那里也没有摔落的痕迹,而且也找到了袁兵拉肚子的痕迹,而且不止一堆儿,貌似真的是坏了肚子。

梅哲说:“是不是拉肚子太厉害又联系不上咱们,自己打退堂鼓回去了,可是不应该啊,至少应该对讲机联系一下啊,大家都有对讲机的。”梅哲说完随即又想起来一件事:“噢,他昨天临时加入的,对讲机是事先按人头准备发的,他来的晚已经没有了,就没有给他发。”梅哲咧了咧嘴。

金枫和齐林面面相觑,他俩徒步旅行多年,深知其中的厉害关系,这一行人结伴走,途中有人遇险遇难,其他人明知却不去救援,事后是要负民事甚至刑事责任的,就是说轻了赔钱,严重了可能被刑事问责,判刑的。

特别是他们这样有组织的行为,而且因为是有赞助商,这次活动组织的非常严密,每个人都由赞助商吴老板和钟教授出资给买了意外保险。可是这百密一疏,恰恰就是临时进来的这个袁兵,由于没有预先报名,所以所有的保障权利和保障物资都没有他的份儿,说白了他就是一个队伍里的局外人,但是这并不能在法律面前作为依据,人是从他们队伍出的事儿,大家都免不了要负责任,当然主要责任还是在三个领队身上。

金枫和齐林商量了一下,看大家都在等着,这不是办法,于是两人去找吴广富和钟教授,把情况说明,商量是不是队伍先停一停,先把袁兵找到,事情确定之后再决定是否前进还是取消活动。

钟教授,沉吟着,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吴广富略微思考了一下,操着一口江浙口音的普通话说道:“金总,不是我挑刺,这个事情本来应该和我们事先沟通的,对不对?毕竟这次我和钟老是出资来做点具体事情的,我老吴特别敬重钟老的为人和他的事业,所以这次我出行的目的,虽然主要是出来游玩锻炼锻炼身体,放松一下心情,另外也是想帮钟老出一份力量,也想一起去看看野生大熊猫的生存环境,这个你也是晓得的。刚刚第一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呀。你说这怎么办?”

金枫毕竟还是老练:“吴总,事先没有和您商量这是我不对,尽管是我徒弟小哲犯的错误,这个责任我来承担。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我们必须展开救援行动,不然万一有事情,你我日后都有可能受到牵连。”

吴广富见金枫态度强硬话锋一转:“哎,金总,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搞这么个活动不容易,总不能因为个把人,说散就散了吧!”

吴广富眼珠一转。接着说:“金总你看是不是这样?这个叫什么兵的,是临时来的对吧?所以他也不在咱们的名单上对不对?”

金枫:“是这样的。”

吴广富说:“那就好办了,反正也不在名单上,再说知情人也不多,我们就当从没见过这个人好不好?不行的话,我拿钱出来给大家意思意思,咱们统一口径,大家就说从没见过这个人。你看行不行?”

其实对于袁兵的突然加入,吴广富本人是知道的,并且有些忌惮的,在上午的行程中,别有目的的吴广富感觉到袁兵有意无意的看自己的眼神,总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这次人突然消失了,他反而觉得正中下怀,轻松了不少。故而说出了这样一个统一口径的主意来。

钟教授,始终没有做声,他内心迫切的想完成这样一次行动,但是单靠他们师生自己的力量,而且这又是一个个人行为,之前赞助活动的钱都已经花了,如今半途而废实在是不情愿。但是作为学者,长者,他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一直默不作声。

金枫此行其实也不单单领队这么简单,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也不想就此止步,找吴广富研究问题,就是不想让这个做决定的责任自己一个人承担。

金枫此刻心里暗笑,表面上却很沉静,看着吴广富和钟林说道:“既然吴总,钟教授都觉这样得好,那我只能试试看,能不能统一口径,如果不行,咱们再说吧。”

金枫话还没落地,就听不远高处有人在喊,:“哎~!你们怎么还不走啊,我在前面等你们半天了~。”

众人抬头一看,原来正是袁兵。

未完待续

编辑:公益 本文来源:人在驴途——秦岭迷雾(小说连载)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