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公益 > 正文

当要募捐时,我们的心里在怕什么

时间:2019-10-10 08:55来源:公益
募捐,是募集善款以助贫病灾难之意,这是人与人之间互帮互助的爱心之举,是人的内心深处涌动的爱心暖流,是值得我们广泛传播和大力提倡的。俗语有云:一人向隅,举桌不欢;授人

图片 1

募捐,是募集善款以助贫病灾难之意,这是人与人之间互帮互助的爱心之举,是人的内心深处涌动的爱心暖流,是值得我们广泛传播和大力提倡的。俗语有云:一人向隅,举桌不欢;授人玫瑰,手有余香。中华民族素有济危扶困的传统美德,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面对身处困境急需帮助的人,我们的眼神变得冷漠起来,我们的手变得迟缓起来,我们的心开始怕起来。

我们怕眼前这个跪地乞讨的人是装成残疾骗钱的,我们怕募捐的钱被某些无良的人装入自己的腰包,我们怕躺在医院急需救命的人是某些人用来发家致富的噱头……的确,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赚钱养家尚且不易,哪有余钱去承担那么多爱心带来的风险呢?

然而,人之初,性本善。关爱弱者,是我们骨子里的本性。而且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告诉我,当他人遭遇困境时,一定不能冷眼旁观,要尽己所能提供援助,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所以,当别人遇到困境时,我都会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以助之。

来到上海以后,帮助他人的机会变得多起来。

首先遇到的就是在地铁口、地铁里、火车站、汽车站甚至马路边的那些以各种形式乞讨的人,他们极大地考验着我的善良之心和我的经济能力。记得那是我研究生刚毕业不久,有一次,我要穿过地下通道到车站里买票,就在这一走一过的过程中,我兜里的十几元零钱就送得所剩无几了。

先是一位破衣烂衫、蓬头垢面的老爷爷跪在地上,他磕头如捣蒜,混浊的眼睛有泪光闪动,我觉得他好可怜,于是拿出四五个硬币放在他面前的盒子里。没走多远,我就听到了如泣如诉的二胡音乐,那是阿炳的《二泉映月》,走到近前,我看到了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他坐在地上,眼睛虽然睁着却很茫然,看起来是个盲人。他表情凝重,手里的二胡拉得异常娴熟,想到他人残志坚,难能可贵,于是又拿出几枚硬币放在他前面的盒子里。刚刚穿过通道走出来,迎面又看见一位母亲背着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一个破旧的饭盒,里边是一些硬币和纸币。母亲看起来腿有点跛,衣服破旧,她逢人就鞠躬,背上孩子的脸色是营养不良的蜡黄色,不由得心生怜悯,又给了几块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可怜的人啊?”我问自己可又找不到答案。后来,当我把自己的这次遭遇讲给一位上海的同事听时,她哈哈大笑之后对我说:“你也是太天真了,一点儿社会阅历都没有!那些人都是假装骗人的,我跟你说,这是一种职业,全国各地都觉得上海人有钱,于是才有这么多以乞讨为生的人来到这里,专门骗像你这样心地善良的人!照你这么慷慨下去,你那点工资全撒出去都不够。”我一听当时就有点蒙,原来是这样啊!从那以后,我给钱的次数变少了,可是一遇到年岁大的老年人我还是忍不住拿出零钱递过去。

其次,就是单位里组织的各类募捐活动。这种活动的捐助对象都是有针对性的,比如援助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遭遇地震的受灾群众或不幸身患重病的单位职工等。对于这样的集体募捐活动,我相信我们的爱心能够顺利到达受助人手里,所以每次都会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奉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

我总以为,捐款是爱心的表达,捐多捐少全凭个人的实际情况,没有必要根据官阶品级分出一二三等来。也因此,我不喜欢那种捐款还要东打听西打听的行为,对那些评论人家捐款数额的人更是不屑一顾。爱心本身是人性中最美丽的花儿,它是那么圣洁,那么纯粹,任何附加其上的东西都是对爱心的亵渎。其实有很多普通的人都有再多捐一点儿的想法,但是囿于人言可畏,他们也只能随大流,最起码不敢捐得比领导多,若一多起来,既怕领导看了不高兴,又怕别人说你逞能。对于这种集体性的捐助活动,我竟有一种又爱又恨的感觉:爱的是有这么好的途径可以帮助他人,恨的是总是人为地把好事弄得那么复杂。若能够不记名捐助就好了,集体之所以不敢无记名,可能也是源于一种怕吧,怕捐款数额太少交不了差,抑或怕达不到上级的标准。

第三种情况就是网络时代的产物,对于形形色色的网络公益活动,我接触的是很少的。我相信像我这种不是慈善家的平头百姓,对于这类活动可能了解得都不深。第一次接触是来自2015年9月份的微信朋友圈。在浏览朋友圈文章的时候,一位微友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那篇文章的题目是“复旦孝子,为救白血病父亲倾家荡产”,文章出处是腾讯公益,讲述了复旦学子丁金川为了挽救身患白血病的父亲倾家荡产的故事。这位55岁的父亲一辈子善良勤俭、辛勤养家,在工地做过苦力,做过洗碗工,卖过调料、蔬菜,没想到2015年9月份,不幸从天而降,他被诊断为白血病。这个病要想治好需要巨额的医药费,初步预算就需要50万元:“前期诊断和早期化疗的费用通过患者卖掉家里财产及借款勉强承担,目前最大需求是一疗后的化疗费用及骨髓移植费用,其中化疗费用10万元,移植费用30万元,移植后排异、抗感染等医疗费用10万元,预计50万元。”这笔巨款,若没有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仅靠一个儿子工作是根本无法实现的。

这个救助项目让我相信的地方有三点:一是丁金川是我的复旦校友,有一种天然的信任在里边;二是对腾讯公益正规性的信任;三是文章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一家三口的图片、诊断书和各种住院资料都很齐备。确认可信以后我果断地捐出了四百元,虽然只是杯水车薪,但我坚信无数的杯水车薪终究能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后来这个项目共募集了47万多元,丁爸爸得以顺利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现在他的病情稳定下来,日常起居也可以自理了。收到丁金川的短信时,我真心为他们一家感到高兴。

2016年3月13日,也是在浏览朋友圈时,我看到了一位微友的文章,题目是“丈夫得了尿毒症,他还年轻,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他,恳请社会爱心人士的热心帮助”,看了这个标题,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家庭太不幸了!这位爸爸一旦有什么不测,两个孩子怎么办?孩子的妈妈怎么办?赶紧点进去阅读,我看见了下面的一段文字:“2016年2月29日凌晨3点05分,他又吐血了,这是继昨天晚上9点多吐血后的第三次了,看到一次又一次的鲜血喷涌而出,我早已吓得浑身发抖了,而他说已经吃了云南白药了,会止住的,坚决要天亮才肯去医院。我知道,他硬熬到明天是为省下急诊的花费。因为他知道为了他的病,家里已经山穷水尽了。我的丈夫应建钟,今年44岁,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新建镇溪南村人,家有两个孩子,儿子念初一,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从结婚起,我俩虽起早摸黑,勤劳苦干,但总没赚到钱,随着两个孩子的先后出生,家里的生活压力更大了。父母又先后生病,不得已还向银行贷了五万元欠款。”读着这位患者妻子的自述文字,我的心里难过极了。设身处地地为他们想想,真是太艰难了!

我看到了朋友发微信时写下的一行字:“同学的亲弟弟,看着他长大……”我相信朋友的话是真实的,接下去我又看到了他们的身份证、结婚证和诊断证明等资料,看到了二十几位亲朋好友的身份验证,看到了一千多名捐助者的捐款数额,我相信这个由轻松筹发出的救助项目是真实可信的。我注册了好几遍也没有成功,情急之下我委托朋友帮我捐了款,后来我终于成功登录了轻松筹的项目页面,便再次献出了一份爱心。

我知道,自己的力量太有限了,当务之急,还是要让更多的爱心人士伸出援助之手,涓涓细流可以汇成汪洋大海,粒粒微尘可以成就巍峨高山。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力所能及地献出一份爱心,也许就能挽救一个鲜活的生命,挽救一个家庭。于是我在朋友圈里转发了这个微信,让我惊讶的是应者寥寥。我不断反思着这个结果,是大家见多了苦难和不幸吗?还是大家怕这个募捐项目是不真实的?抑或是还有别的原因。就我自己而言,网络公益因为存在于虚拟的网络,给人的感觉会有一些不踏实,所以捐助时会非常谨慎;只有当仔细辨识清楚、确认其真实性以后才会把钱捐出去。若是自己认识的人,通常会选择相信救助项目的真实性。

在当今的时代里,因为行骗的人多了,我们时时刻刻怕上当、怕被骗,因而多了一份审慎的态度;然而,在当今的社会里,也的的确确有一些正在遭遇困境、急需救助的人,我们也不能因为那些无良人的存在,就拒绝伸出援助之手,让爱心搁浅,让生命凋零。

编辑:公益 本文来源:当要募捐时,我们的心里在怕什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