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房产 > 正文

2

时间:2019-11-30 20:23来源:房产
我的二姨是一个顶普通的家庭妇女。 记得在我小时,每年过年的时候,母亲和她的两个姊妹都会轮流坐庄,来宴请家里的人,这样每年就是三场不小的宴席。吃罢了饭,大人们通常会搓

我的二姨是一个顶普通的家庭妇女。

记得在我小时,每年过年的时候,母亲和她的两个姊妹都会轮流坐庄,来宴请家里的人,这样每年就是三场不小的宴席。吃罢了饭,大人们通常会搓麻聊天,我们小孩也有小孩儿的玩儿法,大多时候我会跟着二姨家的哥哥到处闲逛,或者带着妹妹一起玩一些小孩儿才会玩儿的游戏。在三家中,我最喜欢去二姨家,原因很简单,她做的饭好吃。

记得那个时候,二姨还留着一头盘起来的卷发,红扑扑的脸显得有一点微胖,笑的时候会眯缝着两只眼睛,发出咯咯的笑声。当时我们家的光景最差,母亲是某酒站的一名科员,父亲是某热力公司的绘图师,在九几年那样一个经济不景气的年代,我清晰地记得自己穿的新衣服大多是二姨家哥哥穿剩下来的,更别谈买彩电冰箱小汽车这类的事情了。

不过我并不记得自己的童年是灰暗的,除了姥姥姥爷的早逝之外,我几乎没见过母亲和二姨小姨如此撕心裂肺的哭过,三家的关系也一直很紧密。甚至每每童年的生日都会受到两个姨的礼物,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对金钱的向往,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童年真的是单纯且懵懂的。记得当时二姨夫下海经商,从国外进了一批时髦的衣服,赚了第一桶金,成了三家中第一个买上小轿车的人。提车的那天,看着崭新的深蓝色的雪铁龙嗡嗡的发出发动机特有的嗡鸣声,这个代表了力量的声音,我竟然没有意识到什么叫做富有。

二姨成了三姐妹中更加幸福的那个人,她割了双眼皮,又去做了抽脂,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戴着深红墨镜的时髦女郎的形象,母亲和小姨眼里透露出了羡慕的光芒,但是大家都由衷地为二姨高兴。二姨夫送给了我一条据说是好几千的裤子,那条裤子我穿了好多年,一直到后来我发福穿不上为止。

过年的时候三家依然如往常一样聚会,二姨依然会做可口的饭菜给我们吃,记得母亲对二姨的手艺奉上了最高规格的赞美:“那简直是姥爷做饭的味道!”。我不知道听到这种赞美的二姨究竟有多开心,只是随着年纪渐长,单纯的我对这种和谐的家庭生活感到了无比的幸福。我开始为拥有这两个姨而感到庆幸,每次见面,她们都会亲切的叫我的小名,这让我感到了如同母亲般地亲切。

转折是从哪一年开始的?我已经记不清了。二姨夫开始迷上了钢琴,在自己服装店铺的附近专门租了一间屋子,用来摆放钢琴,有时二姨也会去弹,二姨家的哥哥考上了一所医学的二本,远去了省会上学。我想他们夫妻俩应该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至少可以比我在钢琴路上走得更远,妹妹也跟风似的练习起了钢琴,我们家的光景仍然是三家里面最差的。不过好在我们家也有了第一辆汽车,是一辆纯白色的suv,然而这辆国产车的发动机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大马力,但仍然让平生最爱suv的老爸高兴了好久。

再后来,就听说二姨离婚了。二姨夫背着她和一个女人生了孩子,孩子七岁多的时候二姨才知道,那个女人我见过,非常丑。这个时候,我刚刚上大学。

这件事让我们其他两家都感到震惊和愤怒,母亲和小姨主张以重婚罪的罪名把二姨夫告上法庭,然而二姨反对,她只是浑浑噩噩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甚至连那个男人名下的房产都是在母亲和小姨的催促下才过户给哥哥的。这件事情让我对二姨夫产生了极大的厌恶,不过好在过年的饭菜依然可口,日子好像并没有改变什么。只不过在二姨的嘴里会更多的听到对那个男人的怨恨,甚至偶尔那个男人在深夜的骚扰电话都会让两个姐妹开导她好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二姨变得偏激与易怒,会声嘶力竭的争执某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她甚至暗地里同我的母亲讨论起十几年前我姥爷的死因,想要去状告医院,又声称自己被公司坑害,别人贪污了她的工资。大概是从哥哥找到女朋友起,三个姐妹谈论的话题偏移到了这个女孩的身上,二姨对这个女孩表现出了极度的排斥和不适应,不过还勉强算是一个懂理的好婆婆。

再后来,我听到的就是小姨和母亲与二姨决裂的消息。
母亲说,二姨已经疯掉了。

二姨怀疑贪污她工资的人是我的母亲,害死姥爷的人是我的小姨,还要找寻律师,去走法律程序!

母亲说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妹妹会这样对她,我也从未想过当初那个咯咯笑的美好的二姨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我只是回想起那一双因割掉双眼皮而变得突兀的眼睛,散发着执拗的、偏执神情的眼睛。

大概,归根结底,还是爱情害了她吧!

再之后,姥爷的老战友来信,想要三个姐妹的联系方式,但是死活联系不上二姨,后来才知道,她已经换号了。

去年过年的时候,与母亲谈心说起了二姨,母亲说,其实二姨年轻的时候过的也不好,种种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年年扫墓的时候少了一家子,真的会感到不习惯。

今年十月十母亲带着小姨在路口烧纸,我们三个人围着一堆烧的旺盛的火堆呵气,相顾无言。

又到了一年冬天,不知道今年的春节应该怎样度过,我只能尽可能的陪着母亲了。

不知道现在二姨过得是否还好。

编辑:房产 本文来源:2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