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app下载 > 财经 > 正文

专家:单纯提电价难解矛盾

时间:2020-01-25 22:49来源:财经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观察》报道,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计划对煤电矛盾突出省份的电价进行上调,包括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但是鉴于目前高企的物价指数,这次调整并不会在全国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观察》报道,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计划对煤电矛盾突出省份的电价进行上调,包括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但是鉴于目前高企的物价指数,这次调整并不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

煤电矛盾究竟到了什么程度?电价上调就一定能够扭转煤电企业长期亏损的局面吗?针对这些问题,经济之声特约观察员、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要解决煤电矛盾,仅仅提高电价还不行。

主持人:国家发改委正在计划对部分省份的上网和销售电价进行上调,原因是这些地区的煤电矛盾突出,煤电企业长期处于亏损的局面,而且亏损面很大。据您的了解,现在的煤电矛盾究竟突出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林伯强:应该说已经到了不解决不可以的程度了,现在必须得解决了。假定这些省份“煤涨电不涨”的问题不尽快解决的话,燃煤发电厂的亏损会进一步加剧,接下来,今年的问题会比往年更为突出。

主持人:是不是用电的需求和供给之间的矛盾会更加的突出?

林伯强:对。很可能会出现局部的电力短缺。以往的电力短缺比较常见的是因为电力装机不够,那是没办法的事情。但是如果在电力装机目前比较充足的情况下仍然出现电力短缺的话,这个问题可能就是煤与电之间矛盾所造成的。

主持人:正是因为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所以我们看到现在部分的煤电企业对煤电联动的呼声是很高的。于是就有人猜测说,这次部分省的电价调整成为“煤电联动”政策的一个前奏,据您的观察,煤电联动有没有可能在近期重启?

林伯强:我个人感觉这回调价首先是部分省市,不是全国性的。煤电联动是全国性的,所以这回还不能说是煤电联动,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还不是前奏。真正的煤电联动现在可能比较困难,煤与电之间的差距太远了。即使政府进行全国性的调价,那也只是调价,跟煤电联动不一定挂上号。煤电联动本身是一个机制,也就是说这个机制是包含了电涨多少、煤涨多少。走到今天这一步,再说煤涨多少电涨多少已经比较困难了。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可能是政府调价而已。

当然也不能说这跟煤电联动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次调价的确是因为煤价涨了而调电价的,有一定的关联,但是它肯定不是为了煤电联动而设计的方案。

主持人:您说到现在煤电矛盾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为什么现在您又不认为它是前奏,并且煤电联动近期不会可能重启,您觉得原因在哪?有什么难处吗?

林伯强:最重要的难处就是电价调整比较敏感,目前通货膨胀率相对比较高。因为电价跟煤价不一样,我们对成品油价格机制一直很担忧,其实成品油、石油占中国的能源结构只占不到20%,可是煤炭接近70%。从这个意义上讲,煤价和电价联动涨的话,这对于整体经济的影响政府还是比较在意的。另一方面,电价是生产资料也是生活资料,作为生活资料的媒介如果要调的话,居民电价也要跟着调,对居民来说这是比较难以接受的现实。

主持人:所以煤电联动还要考虑到现在整个经济的环境。而且我们看到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我们国家还是围绕着煤炭价格成本上下功夫,希望通过压低煤炭的成本缓解电力企业的压力,但是从事实来看,这种做法的收效并不大,成本压不下去,现在有要抬高上网和销售的电价,这样做是不是就一定能够扭转电力企业亏损的局面,您有什么判断?

林伯强:事实上这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压低煤炭成本现在是比较难做到的,煤炭价格市场化了,煤炭价格上涨的话就意味着电力成本特别是燃煤发电成本就要上涨。这几年政府确实比较努力,但想在这方面真正做点文章,收效的确不是很大。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煤炭相对市场化,政府对煤炭管制、价格管制一直比较犹豫。以往的煤炭行业比较分散,现在煤炭行业比较集中,也具备了管制的条件,但政府迟迟没有管制,可能因为煤炭改革是能源体制改革中比较成功的例子,其他几大行业目前价格都还是政府管着的。如果政府不能有效管制煤价的话,单纯提电价很难根本上解决煤与电之间的矛盾。

主持人:所以说火电企业存在的问题根本上说其实还是一个“市场煤”和“计划电”这样的一个矛盾,计划电的格局如果不能打破的话,煤炭矛盾还会长期存在,但是电价改革又牵扯到很多环节的利益所谓不能轻举妄动,在这样的形势下,煤电矛盾究竟应该怎么样调和呢?

林伯强:事实上能走的路子不多,最根本的还是煤电联动,接下来需要解决煤电联动之后遗留下来的问题,比如电价涨了煤价跟着涨怎么办?我就曾经建议,跟石油一样,把它做高的动力去掉。煤炭企业今后要挣钱可能不能通过卖高价而只能通过卖多少来解决了。无论如何政府需要设计一个比较妥善的政策,这个政策可能短期内——至少短期内离不开煤电联动。

编辑:财经 本文来源:专家:单纯提电价难解矛盾

关键词: